色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色精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刘开明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是被农民推动的-【新闻】毛瓣石楠

发布时间:2021-04-20 13:51:32 阅读: 来源:色精厂家

刘开明: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是被农民推动的

魏城问(以下简称“问”):您在深圳工作了多年,能不能谈谈深圳经济发展与农民工做出的贡献之间的关系?

刘开明答(以下简称“答”):深圳应该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窗口,是中国工业化、都市化的一个缩影,应该说也是受全球化影响最深刻的一个城市,而这个城市的主要人口就是农民工。深圳现在有1500万人口,其中1300万是外来人口,农民工大概就有1000万。

深圳以前是一个很普通的地方,1979年深圳市成立的时候当时有30万人,跟其它的边疆农业县没有任何区别,当时深圳这个镇只有3万人口,非常小的一个地方。过去28年中,深圳GDP的平均年增幅接近28%,从经济规模上来说,深圳已成为全国第四大经济体,仅次于上海、北京、广州;从工业上来说,深圳是第二大经济体;从税收上来说,深圳是第三大经济体;深圳还是******的出口城市。

促使深圳经济快速发展的******动力有两个:一是外来资金,二是外来劳动力。有那么多的资金流进深圳,就是因为这里有那么多的廉价劳动力,这些劳动力就是全国各地来的农民工。

深圳其实从1987年开始就是一个以农民工为主体的城市,当年农民工的人数大概是60万人,而深圳的户籍人口是53万人。也就是说,当时农民工的人数就超过了户籍人口。

问: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的户籍政策相对比较严格,但深圳在户籍管理上是不是网开一面呢?

答:也不能这样说。其实从1982年开始,就有很多农民工流入深圳,因为这里有很多外资企业,他们没有办法录用到体制内的这些户籍人口,他们只能够录用农民工。当时深圳控制很紧,但从1984年开始,从法律上说,农民可以离开农村进入城市,虽然当时也有很多限制,但是因为劳资双方都有需求,都能获益,所以当时的那些限制挡不住外来人口。

问:当时的深圳市政府是不是采取了比较宽松的政策?

答:不是不是,深圳一直控制得很严。但当时全国各地能够接受农民工的地方只有深圳,农民能够进入工厂的地方也只有深圳,所以,只要有岗位的地方就有人抢着去,人是多得不得了。因为体制内要不到人,只能向体制外要人,而体制外唯一的劳动力来源就是农民工。

问:就是说,虽然控制严格,但政府最终还是允许农民工进入深圳?

答:允许进来,但收费很高。这个费用是两边的,在深圳这边,农民工要有劳动许可证,要有暂住证,在内地那边,农民工也要开证明。农民要拿到这些证明,是要花很多钱的。一直到5年前,你想来深圳,就需要内地那边开外出许可证,村里盖个章,要五块钱,乡里盖个章,又要五块钱,还要去拿边防证,大概又要100块钱,层层花费;到了深圳这里,办理暂住证等******各样的手续,还要一年花300块钱。而且当时还有很严格的政策:如果事先没有指标,你进来找不到工作,就要送收容所。早期来深圳的农民工,大概有80%的人都被送过收容所。总有人失业,但在深圳是失业就必须滚蛋,不能留在这里。

逐渐地,越来越多的企业从深圳发展到整个珠江三角洲,所以整个珠江三角洲就是深圳模式的一个COPY,整个珠三角地区成为吸引外来工最快、最多的一个地方,全国47%的流动农民工就在珠江三角洲,广东省主要的农民工基本上也在这里。整个珠江三角洲大概有4000多万农民工,光深圳和东莞就有超过2000万的农民工。农民工的大量流入,导致了珠三角地区的迅速工业化:1979年时,深圳只有不到20个企业,到去年,深圳的工业化程度已经达到96%,只有4%的人从事农业。

就是因为农民工的大量涌入,使这里最早实现了城市化。当然深圳还有特区的因素。而另一个模式就是东莞。东莞和深圳几乎是完全一样的,但东莞的经济基础比深圳又稍好一点。东莞没有任何政策的优势,也不像深圳那样,有任何国有企业的大量投资,东莞全部都是外企,还有港资台资企业,员工全是农民工。东莞现在的城市化水平已经超过80%,发展非常迅速。所以,从深圳和东莞,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工业化和全球化、城市化的关系非常密切。

问:这么说,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完全是一个自下而上的过程?

答:对,是自下而上的,是被农民推动的。1988年开始,越来越多农民工涌入城市,因为农业的收益不断下降,很多人出来。1989年,国务院还下过文件,要求坚决制止农民盲目进城。广东省政府也出台过政策,要求坚决制止当时出现的所谓“盲流”。当时中国的很多基础设施都很差,运输的问题,地方发展的问题,都不能容纳那么多的人,所以一直强调是要有计划的,80年代早期在引进农民工的时候也是有计划的,不需要农民工自己来,所以,当时每个省都有驻深圳办事处,就是为了处理农民工输入问题,但是到现在为止,通过政府的途径输入进来的农民工不超过5%,主要是自发进来的。所以说,在这方面,政府一直处于“不清醒”的状态。

中国的改革一开始就是从农村开始的,我一直说中国领导人的智慧都没有超过小岗村农民,1978年就是从农村开始分田到户、包产到户的,农民的饥饿问题就解决了。1984年的时候就出现了卖粮难的问题,农业生产的收益因此下降,这个时候,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开始成为劳动力,而农村容纳不了那么多的劳动力。当时没办法,卖粮难,中央才出台文件说,允许农民自备口粮进城经商务工。但是怎么进来,上面一直说是“有序”,所有的文件都是控制、阻挡的意思。

1984年10月份,中国开始城市改革,但还是计划经济,发展国有企业,包括深圳当时也发展了很多国有企业。但这些国有企业农民工是进不了的。然后一直到1988年的时候开始,发现国有企业老亏本,但乡镇企业发展起来了,乡镇企业的工人是农民,广东的外资企业也发展起来了,雇员也是农民工。这两批农民工开始影响国有企业改革。当时讲国有企业“承包”。因为国企赚不到钱,所以把小岗村那套搬到城市里来。可是又不行。于是1997年,国有企业慢慢开始转制,一直到现在,我认为在城市的改革、城市化、工业化上,政府的思路是不清晰的。

中国以前一直强调在户籍制度下,发展中小城市,对大城市是控制的,是不允许发展的。深圳在1980年所制定的第一个规划,是1984年出台的,是说到2000年把深圳建设成为一个20万人口的中等发达城市;然后到1995年的时候,又把这个目标调整到2000年左右把深圳发展到100万到150万人口的城市。但实际上,2000年人口普查时,发现深圳有700多万人口,到后面索性不敢查了。

中国的改革始终是由基层发展起来的,是由草根经济发展起来的。而草根经济为什么能够发展?就是因为农民工。因为在90年代以前,城里的农民工很少,那个时候的外资企业主要来自香港,台资企业都很少,当时那些港资企业中的工人都是农民工。到了现在,农民工在各个行业都有。例如,中国纺织业是中国******的制造行业,现在有1300万就业人口,整个供应链有5000多万人,工人全部是外来人口,全部是农民工;此外,现在农民工在出口加工业占60%,在建筑业占80%,在制造业占50%。

问:在中国城市化过程中,政府一直是比较被动的,是吗?

答:对,政府一直非常被动,是被农民推着走的,说是“摸着石头过河”,但自己却摸着石头走错了。

问:有人把农民工的窘境归咎于全球化,您同意这个看法吗?

答:我觉得这个看法是完全错误的。中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我们的GDP增长就是因为有大量的外资,有大量的就业机会才能有GDP增长,而且中国经济最主要的发展就是出口。深圳的税是全国最低的,是私营企业最多的,为什么深圳的税还是全国最多的?从深圳的例子就可以说明中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

有人说,我们中国的钱都给人家外国公司赚走了。但我们自己赚了多少钱?我们之前一无所有,我们参与进来了,我们就得到了这个好处。最重要的是,我们那么多人得到了就业机会。就因为那么多人有就业机会,所以那么多的行业才能发展起来,我们整个中国的供应链才能成长起来,所有的行业才能成长起来。深圳、东莞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深圳、东莞这么有钱,就说明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化的******受益者。

那么,我们工人的待遇为什么还那么惨?不是因为外国公司的问题,不是因为全球化,而是自己的问题。我们的政府在保护工人权益方面几乎完全不作为,只考虑钱,只想赚钱。深圳交了那么多的税,但是这些税收是却不用于在深圳创造财富。

我们工人的工资的确不高,但我也仔细做了分析,我们很多工人的月收入达到了1500到2000块钱,而2005年中国人均GDP是1700块钱,2006年是2000块钱,也就是说,我们工人的收入是达到并接近人均GDP的。任何一个国家,包括英国,如果一个老板给工人的工资达到了人均GDP,是够的。如果一个工人拿到的工资达到人均GDP,他的收入就不算低。全世界都是这样的。但我为什么要说中国农民工的工资低?就是因为中国农民工除了工资一无所有,所有的社会保障他都没有,他的家庭也不能从农村迁移出来,他的生活成本非常高,每年必须回家一趟,所有的东西都涨价,如果路费花500块钱,回家买东西花两、三千块钱,两个月的工资就没有了。因为没有社会保障,他就会恐惧,因为恐惧,他就会频繁地换工作,而每换一次工作,2000块钱就没有了,因为他前一份工作的最后一个月可能拿不到工资。

问:您的意思是说,他为了收入更高一些而频繁地换工作?

答:对。但如果一时找不到新的工作,生活成本就会因此提高。

问:既然存在这么多问题,那您认为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意义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

答:应该说是积极的。农民进城比在家务农好,视野开阔了,对整个社会进步也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但进城农民为什么没有能够成功转型?我觉得,这是体制的问题,是政府的问题。中国经济连续数年高速增长,其增速举世罕见,但农民工却未能成功转型为城市居民。日本经济从1955年到1973年每年增速超过9.8%,日本几乎所有的老百姓都从贫民变成了中产阶级,工业化和城市化都实现了;韩国经济从1961年到1980年,百分之六点几的增长,也实现了城市化和工业化。台湾经济从1959年到80年代初,也实现了工业化和城市化。他们******的特点是,人有迁徙的自由和居住的自由,没有那么多的阻碍。而我们则是拼命地阻碍农民进入城市。

问:那你是否认为应该彻底取消户籍制度?

答:必须取消。如果不取消,负作用会不断加大,最后有可能会毁灭中国经济发展的成果。

问:但也有人反对立即取消户籍制度,认为这可能造成这样的局面:大批农民涌入城市,但城市却没有相应数量的就业机会。

答:不可能。现在很多经济发达地区用很多方式来吸引农民工。我刚去过浙江海宁,那里有一个皮革加工厂,大概需要5万工人,现在只有3万,缺2万,找不到人。其实,中国许多地方的工厂都是这样,出钱都找不到工人。目前政府官员假设的理由都是不成立的,都是某些学者无知所导致的。

问:那么说,您认为应该立即废除户籍制度?

答:立即废除。废除户籍制度之后,建立全国统一的社会保障,给所有的人提供一致的低覆盖的社会福利。比如廉租房,不用财政补贴,600块钱一室一厅的房子,工人住得起。现在很多工人买得起房。比如东莞的房子,一般是3000多块钱一平米,好一点是4000块钱一平米,如果两夫妻在这里打工四、五年,完全可以买得起。

问:我曾经采访过东莞的一个工人,他钱赚得不少,却不敢买房,因为他没有安全感。

答:我们这个体制,没办法让人安定下来。制造业员工最多的是农民工,但所有的政策都没法让他们安定下来。

农民工应该都是中国农村的精英,其中60%没有任何农业工作经验,70%以上是初中以上教育程度,中国农村劳动力平均受教育程度比所有发展中国家都高。他们进入到城市、进入到工厂,应该是很快地正规就业,非常好地努力向上发展,但目前中国所有的制度安排都让他们不能向上发展。他们做到一定程度,一般3到5年就很厉害了,因为所有的声音都告诉你:你不属于这里。他就有内心的焦虑。但是走到哪里去?制造业就是这样,你不可能上升,他们不停地找,不停地找,但除了失望还是失望,最后作小生意,但每个人都只知道开小饭铺、小发廊,又把竞争价格压低了,又赚不到钱,越走越低。

我们在河南做调查,很多农村里年轻人都在制造业中出卖体力,中年人在城市里拾垃圾,年纪大的,如果家里盖了房子,就不出去了,但如果小孩还没有娶上媳妇,就出去乞讨。这是非常悲哀的。而在日本、韩国和台湾,许多工人的后代通过上大学,成了白领,成为城市里体面的中产阶级。但在中国却不是这样,进城的农民没有任何机会,哪怕在情况******的电子通讯行业,农民工一个月工资也就2000块钱,而且永远只是这样,因为他们没有上升的空间。有人来深圳十几年之后,还是一无所有。

环保设备

长春轻轨3号线

天然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