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色精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山内容堂的一生是怎么样的山内容堂是怎么死的

发布时间:2021-01-07 09:30:56 阅读: 来源:色精厂家

山内容堂的一生是怎么样的?山内容堂是怎么死的

山内容堂在幕末诸大名中是个特殊人物——他爱诗纵酒,自称“鲸海醉侯”,“一年欲醉360日”,但他绝不是沉溺于酒色的花花公子,他看似豪放,实则心思缜密。在幕末的大潮中,山内容堂时时审时度势,力图保持土佐地位不失。日本英雄的落日,一年欲醉360日的山内容堂有着怎样的一生呢?

山内容堂原名山内丰信,容堂是他的雅号。他并非土佐山内家的嫡系,乃是南屋敷1千5百石的分家。分家之子本与藩主之位无缘,更何况山内容堂的生母仅是妾室,出身不高,乃是木匠家的女儿。既然与藩主无缘,山内容堂自小自由自在,读书练剑,醉心于诗文,直到他22岁那年,他的命运突然出现了巨大的转折。

嘉永元年(1848年),土佐第13代藩主山内丰熙突然死在江户城藩邸中。事急从权,家老们急忙将山内丰熙之子山内丰惇报上幕府,作为14代藩主。可是,江户幕府9月6日才批准了继任请求,9月18日,14代藩主山内丰惇居然也一命呜呼。藩主还没觐见将军大人便辞了世,而且又没立继承人,幕府一旦怪罪下来,没准土佐封地被没收,山内家也就此断绝。可是,若再次申请14代藩主之子山内丰范为继承人,但山内丰范年仅3岁,幕府定不会同意。家老们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他们思前想后,想到了山内分家,南屋敷山内家的家主山内容堂。

土佐藩连连出了不祥事,为保山内容堂继任藩主之事万无一失,家老们找到了萨摩藩的岛津齐彬帮忙。当时的岛津齐彬还是一名不受宠的“万年世子”,但岛津齐彬是土佐13代藩主山内丰熙正室知镜院的兄长,和土佐乃是姻亲。岛津齐彬又找到了福冈藩主黑田长溥和宇和岛藩主伊达宗城。黑田长溥本是萨摩第8代藩主岛津重豪的第13子,和岛津齐彬辈分不同,但素来交好。而喜爱西洋玩意的伊达宗城更与岛津齐彬意气投合。于是,三藩联合起来,暗中在江户幕府为山内容堂继任一事活动,取得了当时的老中首座阿部正弘的认可。于是,经过江户幕臣们的讨论,山内容堂正式成为了第15代土佐藩主。在战国时代,山内家本是丰臣家的家臣,后投靠德川家康。山内家在关原之战中功勋卓著,被大大加封,成了土佐领主。所以,自家祖山内一丰起,土佐山内一族代代都与江户幕府交好。而对于山内容堂个人而言,能顺利登上藩主之位,也是因为幕臣们的格外施恩。所以,与公与私,山内容堂对江户幕府都怀着一份感激之情。

原本是富贵闲人,突然成为了身负重任的一藩之主,命运的变化如此迅速,让山内容堂略有不适。他曾写下这样的文字:“余本六位(品级)闲人,自幼懒散,不喜读书。终日放浪山水之间,纵情酒色。谁料一朝为王臣,竟登藩主之位。藩政大事,绝非儿戏,但余才疏学浅,竟不能决断。余之不能,甚为惭愧,赤面汗出,痛悔前非。今日起奋发读书,以补昔日之非。”山内容堂虽有奋进之心,但土佐藩12代藩主山内丰资尚在人世,山内丰资在土佐藩内根基深厚,藩厅中官员不少是他手下,他虽号称隐居,实则掌握着实权。山内容堂原是山内分家,自然敌他不过,在藩内颇受排挤。于是,山内容堂也灰了一颗心,终日饮酒赋诗取乐。

嘉永三年(1853年),美国海军准将佩里率军舰驰入日本海域,已锁国200余年的日本遭遇了“黑船来航”。当时日本朝野上下一片震惊,无人知晓到底该如何应对。江户幕府询问大名意见,保守陈旧的土佐藩厅自然也乱了手脚,山内容堂提交了主张坚决攘夷的《外交意见书》,并趁机提拔吉田东洋为大监察,开始强化海防,改革藩政。  当时的13代将军家定身心皆弱,且膝下无子,幕府急于立下将军后嗣以防不测。老中阿部正弘心仪出身水户的一桥家主一桥庆喜,福井藩松平庆永(松平春岳)、萨摩藩岛津齐彬、宇和岛藩伊达宗城都认为一桥庆喜果决机敏,有应对国难之才。深受阿部正弘恩惠,且与松平庆永等大名交好的山内容堂自然也无异议。山内容堂之妻正姬乃是右大臣三条实万的养女,山内容堂通过岳父三条家的关系,在京都公卿中积极活动。不过,新任幕府大老井伊直弼独断专行,力排众议,不仅选了纪州藩的庆福为将军后继,还未经孝明天皇许可便擅自签订与美国签订了条约。井伊直弼的独断专行惹得众人反对,井伊直弼不甘示弱,很快兴起了“安政大狱”。幕府侦骑四出,不仅攘夷志士们纷纷被捕,连攘夷公卿、大名们都受到了严惩。土佐藩因与幕府关系特殊,并未在第一时间受到惩罚,但山内容堂见好友接连得咎,不忿井伊直弼专横,便上书驳斥幕府乱政。井伊直弼怒发冲冠,令山内容堂闭门思过。于是,山内容堂将藩主之位让与山内丰范,自己留在江户城品川的宅邸中隐居。在2年多的隐居生活中,山内容堂的亲生父亲山内丰著、岳父三条实万,儿子郁太郎先后病逝,山内容堂沉浸在悲痛的情绪中,久久不能恢复。

与其他诸藩比较起来,土佐藩的身份制度最为严厉。当时山内家的家祖山内一丰因功被赐土佐领,但土佐留有大量原长宗我部的家臣。为了巩固统治,原山内家臣被归为上士,长宗我部的旧臣则被定为下士(乡士),上下泾渭分明,轻易不能逾越。因此,土佐藩士中的上层亲江户幕府,而下层一直受到压制,郁郁不得志,有着强烈的反叛精神。在山内容堂被迫闭门不出的日子里,土佐的乡士们团结起来,以武市瑞山(武市半平太)为首,结成了“土佐勤王党”。武市瑞山野心勃勃,想将土佐藩变为可以和萨摩藩、长州藩抗衡的攘夷基地。但是,当时在土佐藩中掌握实权的是主张公武合体的吉田东洋。武市瑞山曾专门前往吉田东洋的私宅,向他游说“勤王攘夷”的政策。吉田东洋虽细心倾听了武市瑞山的主张,但仍表示不能苟同。吉田东洋直言土佐藩的山内家与江户幕府关系亲厚,不可能像长州藩的毛利家、萨摩藩的岛津家一样听任浪士摆布。武市瑞山苦苦相劝,但见吉田东洋顽固不化,便在文久二年(1862年)的4月8日晚间将其暗杀。

同年的4月25日,山内容堂被解除了禁闭令,开始重新参与藩政。他有心追查爱将吉田东洋的死因,但当时藩政混乱,他只能暂时放下。萨摩藩岛津久光率兵入洛,长州藩世子毛利定广受朝廷召唤,也率兵上京参与国事。武市瑞山等人心中焦躁,在土佐藩中暗中活动,试图说服藩主山内丰范也早早入洛,以便在尊王大名中占有一席之地。心思缜密、眼光老辣的山内容堂并不赞成土佐勤王党的过激主张,于情于理,他更希望能走一条公武合体的道路。他联络交好的大名,协助已成为将军后见人的一桥庆喜、昔日同志松平庆永着手幕政改革。文久三年(1863年)2月,14代将军家茂上洛后,山内容堂也与藩主一同上洛,他们住进京都河原町的土佐藩邸,奉命负责在京警备。

当时,整个京都被笼罩在腥风血雨的恐怖氛围中。过激的“尊王攘夷派”醉心于“天诛”、“斩奸”等暗杀活动,而武市瑞山也是“天诛”活动的积极行动者之一。他派遣手下的冈田以藏频频出击,暗杀多位幕府官员和“公武合体派”志士。而长州志士更是无法无天,高杉晋作等人计划袭击位于横滨的外国人聚居地,邀请武市瑞山一同参加。武市瑞山觉得兹事体大,将计划禀告给山内容堂。山内容堂闻讯大惊,迅速联络长州藩主,阻止了这一无法无天的计划。山内容堂对武市瑞山表示了赞赏,并升他为上士。在身份限制异常严格的土佐藩,从未有过乡士升为上士的先例,由此可见山内容堂对武市瑞山的赏识。不过,山内容堂此举,可能也是想让武市瑞山从此禁绝过激行动,远离由下等乡士、浪士所组成的“土佐勤王党”。

见山内容堂倾向于公武合体,土佐勤王党中的过激党员开始焦躁起来。留在京都藩邸的平井收二郎、间崎哲马等人前去游说隐居的前藩主山内丰资,他们对山内容堂多有诋毁,称他优柔寡断,不利于土佐大事,还力请山内丰资重新出山,主持大局。山内容堂很快得到了消息,深恨平井收二郎等人暗中图谋不轨,命令他们切腹谢罪。山内容堂还在藩厅内进行了大清洗,罢免了支持土佐勤王党的大目付小南五郎右卫门、平井善之丞等重臣,还专门召集土佐乡士们,命令他们严禁过激行动。

7月,京都中的政治氛围暧昧不明,山内容堂在写给好友宇和岛藩主伊达宗城的信中写道:“时势变化,非公武合体不能救国。勤王党与长州暗通声气,恐有害于土佐。”8月18日,京都突起“八一八之变”,长州势力被清除出京都,公武合体派重新掌握了朝廷实权。武市瑞山等人因与长州攘夷志士过从甚密,为避免祸延土佐,山内容堂下令逮捕将勤王党人士全部逮捕。

元治元年(1864年)4月,武市瑞山昔日的杀人机器冈田以藏在京都被捕,随后被送回土佐,武市瑞山等人暗杀吉田东洋的罪行暴露。武市瑞山于庆应元年(1865年)闰5月11日切腹自尽。

山内容堂对武市瑞山并无恶感,但朝廷和幕府严厉打击高调攘夷的长州藩,与长州颇多联络的勤王党也脱不了嫌隙,为了自保,他只能将他们处决。山内容堂从此疏离了政界,他任用吉田派的后藤象二郎等人整顿军事,殖产兴业。

在土佐退出政局中心之时,长州、萨摩两藩势力日张,政局开始向武力倒幕方向转化。山内容堂念及德川家对土佐,对自己的恩情,试图在严酷的情势下摸索保全德川政权的策略。庆应三年(1867年)7月,土佐的坂本龙马和后藤象二郎在驰往京都的船上写出了改革计划书,也就是大名鼎鼎的“船中八策”,主张将军将政权返还朝廷,重新确定天皇的至高无上地位,再以幕府为基础开设议会,打造全新的政治运营模式。后藤象二郎将计划书向山内容堂禀报,山内容堂大喜过望,随后向江户幕府提交了建议书。10月14日,将军庆喜依土佐的建议,在二条城实行了历史性的“大政奉还”。

将军庆喜这招“大政奉还”堪称釜底抽薪,让主张武力倒幕的萨摩藩、长州藩头痛不已。幕府已然奉还朝政,两藩便失去了武力讨幕的理由。但是,将军庆喜有广大的领地,8万旗本,对朝廷,对萨长都是巨大的威胁。庆应三年(1867年)12月9日,西乡隆盛指挥萨摩藩兵守住宫门,发布了“王政复古”的号令,并在晚间召开了“小御所会议”,讨论如何处置将军庆喜。

天皇,朝廷公卿,各藩大名在小御所中齐聚一堂,前藩主山内容堂当然也是参会一员。山内容堂故意询问大政奉还的有功之臣庆喜公为何未能参加会议,惹得岩仓具视等公卿尴尬不已。岩仓具视坚持将军庆喜必须辞官纳地,山内容堂认为处罚过重,越前福井藩松平春岳也与山内容堂意见一致。岩仓具视志在必得,他与山内容堂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山内容堂向来不喜岩仓具视翻手云覆手雨的狡狯性格,加上当晚又略带醉意,他直视对方,带着讥笑说:“天皇尚幼,有人想把持权力意图私用,我断然不许。”山内容堂此言一出,举座皆惊。岩仓具视略显窘态,随后一脸严肃地站起身来。他咄咄逼人地怒斥山内容堂:“天皇虽年少,但英明果决,乃是不世出的英主。王政复古等全是天皇个人英断。你出言不逊,实乃对天皇大不敬!”其实,山内容堂的话一针见血,点明了明治天皇实为傀儡,背后决断的人乃是岩仓具视等公卿与萨长两藩。但是,他饮酒后思虑不周,在措辞上有失考量,让岩仓具视等抓住了马脚。陪同他的后藤象二郎见情势不妙,悄悄劝他忍耐,以免祸及土佐。山内容堂满心愤怒,但只能默默无语。在岩仓具视等人的强力主张下,将军庆喜辞官纳地的处分成为板上钉钉的决议。

山内容堂始终认为武力倒幕是倒行逆施的内乱,他嘱咐板垣退助,不许土佐军参加与江户幕府的战斗。形势逼人强,板垣退助虽然答应,但鸟羽伏见之战后,仍率领土佐军加入了政府军的行列。  山内容堂聪明机灵,他从一开始就明白,倒幕的对象并不仅仅是德川氏一族,江户幕府灭亡后,大名们也会随之消亡,是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于情,江户幕府对山内家,对自己有恩,于理,自己又何尝不是江户幕府的一员?但是,明白这道理的大名并不多,孤军奋战的山内容堂最后只能袖手旁观,坐视将军庆喜被明治政府羞辱得颜面无存。

进入了明治时代后,山内容堂等原大名们被封了若干闲职,算是咸与维新,明治政府的实权完全掌握在萨长两藩手中。他冷眼看着原先的下级武士、浪人们摇身变为口含天宪的政府高官,心中郁郁不已。明治二年(1869年)7月,山内容堂辞去所有职务,提出隐居的愿望。明治政府赐下箱崎的田安御殿供他闲居,还给了他系列优待。山内容堂在辞官后仍然心情不佳,他带着数十名姬妾住在东京浅草区的桥场别墅中,终日饮酒,放浪于形骸之外。明治五年(1872年)1月,山内容堂因中风导致半身不遂,从此一直卧床不起。6月21日,中风再发,山内容堂陷入昏迷状态,死前一直喃喃自语,祈求武市瑞山的谅解。可能在他的内心深处,一直因不得不除去土佐勤王党而愧疚吧。

山内容堂享年46岁。

山内容堂本与藩主之位无缘,却阴差阳错成了藩主,本可以一生做个富贵闲人,却在动乱的时代肩负起藩国的重任。他心念德川家恩情,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看着德川家一步一步走向毁灭。倘若早生几十年,山内容堂绝对是风流大名的典范——他爱酒,爱美人,爱玩笑,特别喜欢让一本正经的正人君子尴尬发窘——长州重臣周布政之助前来拜访时,山内容堂正与妾室共浴。仆人进去禀告,山内容堂让仆人邀周布政之助一起入浴:“水温正好,何不共浴?”古板的周布政之助面红耳赤,不知如何是好。而胜海舟带着坂本龙马拜访,请山内容堂恕了他擅自脱藩之罪时,山内容堂一口答应下来,在文书上草草画了几笔,并署名“岁醉三百六十回 鲸海醉侯”。胜海舟一贯毒舌,少有人能入他法眼,但他曾评价山内容堂“天资豪爱,襟怀洒落,有真英雄之姿”。确实,山内容堂不像幕末的政治家,他始终都是一个纵情任性,却又重情重义的战国大名。

广西精神病医院

杭州骨科医院

河南儿科医院

新疆骨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