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色精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抱着两岁大的珠珠想着被领走的娃娃【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9:28:46 阅读: 来源:色精厂家

“安家”客厅的墙上,挂了10张萌照。

10月4日,中秋节,17时30分,该是鸡鸭俱全、美味满桌的时刻。55岁的邢梅英正隔着窗台探身张望着,见记者来,她迅速出门走上前来。当晚,在太原市福利院一个叫“安家”的小屋里,除了月饼、水果,还有这位临时妈妈给孩子们做的饼子夹肉等美食。

“我太想他们了”

步入小屋,香味四溢,暖意顿生。小屋虽小,但客厅、卫生间、厨房一样不少,两个卧室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床。在这里,邢梅英和丈夫同5个年龄不等的福利院孩子一起生活。邢梅英是阳曲县一名农村妇女,子女都成家了。福利院居家养育基地里,除了“安家”,还有“康家”“和家”等。这些“家”及临时妈妈,对福利院孩子而言是一种过渡性安排。一旦有合适的社会家庭愿意收养,孩子们就会被一一领走。“妈妈,抱抱……”两岁多的男孩珠珠依偎过来,邢梅英熟练地抱起来,拿起夹肉饼,让珠珠先闻一闻,再咬;再闻一闻,再咬……珠珠天生咀嚼功能缺乏,平时只会“喝”饭。孩子吃不上,这对妈妈来说是一种残忍。医生都说要放弃,但邢梅英不,她一天几十次乃至上百次教孩子学咬。一年多了,这种办法竟然有些奏效了,她坚信总有一天珠珠也能像小伙伴一样大快朵颐。珠珠只是临时妈妈邢梅英诸多“儿女”中的一个。在这里3年多了,她越来越害怕过节,尤其是春节和中秋。中秋节这天,她装着照常忙活珠珠们的点点滴滴,却总是控制不住地向外张望。外甥来了,女儿来了,朋友来了,记者来了,都不是。那些从这个小屋被收养走的孩子们呢,没有一个来。“我太想他们了……”她一张口,眼泪便夺眶而出。

照片挂在墙上放在床头

“安家”客厅的墙上,挂了10张萌照。邢梅英说,在身边的孩子,能看见,就不挂照片。被领走的孩子,走一个,就挂一张。“这是‘儿子’成成,被收养走时4岁。”照片墙上,那个英俊的男孩正对着人笑,邢梅英说,成成先天患有鱼鳞病,满身都是黑色鳞片状“污泥”,皮肤乃至口腔都散发着阵阵恶臭。她还记得,成成第一次跳出来亲她,差点把她恶心地吐了。“别人疏远他,他就更黏我。”说到这里,邢梅英又掉泪了,当时她抱紧孩子说,妈妈一定把成成“洗香香”。但洗澡的难度,远超常人。光泡澡就需一个小时,要不身上的“鳞片”洗不起来;泡澡的热水要满满3暖壶,要不坚持不下来……担心孩子着凉,邢梅英两个小时不敢开浴室门,洗完了,她浑身也湿透了。洗完后,邢梅英还要给成成身上涂两遍油:一遍开塞露,20分钟后,一遍郁美净。通便的开塞露、美容的郁美净,竟有这样的用处,连福利院的医护人员也为她的“发明”点赞。这种洗澡法,邢梅英风雨无阻一坚持就是两年。而且,再一次奏效了:成成不那么臭了,皮肤变白了,小伙伴们愿意和他玩了!“妈妈、妈妈,给。”正说着,珠珠跑进卧室,抱着一个塑料袋又跑了出来,“里面有好多照片呢!”原来,这个塑料袋里,珍藏了更多照片。中秋月圆之夜,她知道自己一定会想孩子们,所以提前把照片放在了床头。没想到,竟被机灵的珠珠发现了。

不愿破坏被收养孩子家庭的宁静

铺开照片,肾病的茹茹、足内翻的夏夏……每一个孩子,无论患何种疾病,邢梅英总是竭尽所能用心呵护。令人揪心的是,他们一旦好转或痊愈,则意味着分离。邢梅英至今无法忘记2015年12月至2016年4月的这段日子。5个月时间,成成等5个孩子陆续被收养走,其中有的还被收养到美国、意大利等异国他乡。临别时,她跑到打印店,给每个孩子的未来父母,都打印了一份孩子饮食作息“说明书”。孩子们走了,邢梅英倒下了,短短几周,她暴瘦了十几斤。如今,邢梅英总是一边祈祷孩子尽快好起来,一边又默念孩子能多留一段时间。但在内心深处,她仍希望孩子们尽快能被收养,融入真正的家庭。在她看来,中秋节孩子们没有来就是一种圆满。她再想念孩子们,也不能打电话过去。她说,“不愿破坏孩子他们家的宁静。”

本报记者 王斌

(文中儿童名均为化名)

感言

邢梅英:现在的5个孩子,有两个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吃月饼,我得加把劲儿,让他们赶紧好起来。

剑侠奇缘游戏单机版

全民破坏神

圣物英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