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色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等的那个人她回去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4:53 阅读: 来源:色精厂家

《我等的那个人,她回去了。》

作者:雪痕

“我要100万,识相的就赶快准备好钱,要不然,你的三个孩子就完蛋了!”一位30左右的中年人道,只见电话那头,时时没有回音,”青哥,根据小道消息,雷鸣天似乎联系警方了”此人便是A市青帮6大猛将之一的狄青,狄青皱了皱眉头,怒道”什么?你丫的雷鸣天!算你狠,敢阴我!””那现在怎么办?”旁边一个小弟道,”怎么办?这还要问我吗?道上的规矩,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小天,你去把这三个孩子处理了”说完狄青带着一伙人转身离去…名叫小天的原名叫叶战天,听后“啊?”了一声,“怎么又是我???那好吧……。”

叶战天站在刚挖好的坑前看着三个孩子,时时下不了手,“轰…。”这时,天空打了一个响雷,把叶战天吓了一跳,自言自语道“天意啊,我得救这三个孩子”说完将这三个孩子抱上了车,自言自语道“我老婆也快要生了,做一件善事算是积德了”叶战天将这三个孩子放在了孤儿院门口,然后开车离去………

7年后…。。

“你个没爹妈的野孩子!在这坐什么!”一个胖胖的小男孩指着一个小女孩道,“我不是野孩子…。”小胖子笑着一把拽掉了小女孩胸前的项链,“你就是!把这个给我!!”小女孩哭着看着小胖子手中的项链,“把他还给我,那是我的!”这时,小胖子身后的小伙伴走了上来,”她不就是昨天刚进来的野丫头吗?”然后一群人哈哈大笑着,“把东西还给她!”一个小男孩走了出来,小胖子看了看男孩',“呦。。是雪迹,我正要去找你呢,怎么,昨天还没有被打够吗?你个野孩子”名叫雪迹的二话没说就上前和小胖打了起来,经过几分钟的打斗,雪迹躺在了地上,小女孩哭泣着…。雪迹慢慢的爬了起来,蹲在小女孩面前,小女孩看着眼前鼻青脸肿的雪迹不知所措,雪迹伸出手,然后笑了一下,项链出现在小女孩面前,小女孩接过项链笑了,雪迹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小女孩看着雪迹道“我叫阳子……。”雪迹点了点头,我叫雪迹,“哥,你怎么在这?”一个小男孩走了上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孩,“阿迹!你怎么又和别人打架了?”雪迹摇了摇头“姐……”“哥,他是谁?”小男孩问道,雪迹点了点头,“哦。。她叫阳子,”小男孩点了点头,“你好啊,我叫雪天,他是我哥哥雪迹,那是我姐姐梦雪,”阳子点了点头,没错,他们三个就是当初被救下来的三个孩子……从此以后,他们四个,成了最好的朋友………

圣诞之夜马上就要来临,孤儿院里早已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迎接着新的一年的来临,唯独雪迹有点闷闷不乐,因为阳子,明天,就要离开了……

12点的钟声马上就要敲响,雪迹独自一人站在窗前看着窗外…。。这时,阳子走了过来,”雪迹哥哥,你还没睡呢?”雪迹转身看着阳子点了点头”你呢?”阳子摇了摇头,”我也睡不着”雪迹笑了一下”走,带你去个地方!”说完就拉着阳子向天台走去…。。

“你想你的父母吗?”阳子看着正在望着天空数星星的雪迹道,雪迹点了点头,”想啊,那有什么办法,我都不知道我父母长什么样……只给我留了一个戒指”说着把胸前的戒指递给阳子看,”对了,上回小胖抢你的项链,那项链也是***妈给你的吧?”阳子点了点头”嗯,是的,”雪迹点了点头”那你的父母呢?为什么不要你了?“阳子听后哭了”我父母,在一场意外中去世了……“雪迹见阳子说哭就哭了,有点不知所措,”安慰道“你别哭啊!”阳子点了点头,那你父母为什么丢下你们三个呢?“雪迹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家里穷吧,养不起我们,等我以后长大了,我要买好多好吃的给我的父母,让他们住别墅,过上富裕的生活“阳子点了点头,”你不恨他们吗?”雪迹摇了摇头,“我明天就要走了,听说有一位富裕人家要收留我…。”阳子道,雪迹沉默了…“以后,我们还会在见面吗?”阳子没有出声…。阳子取下了脖子上的项链,然后给雪迹带上,我等你,等你以后长大了,你就来找我!到时候把这个项链给我,我就知道你是雪迹哥哥了“雪迹点了点头,”好,我也等你…。”

第二天,雪迹正在吃早饭,雪天一下冲了进来,“哥,不好了,阳子要走了”雪迹听后站起身向孤儿院门口跑去…。。

门口,一辆宝马车停在那儿,车边上是一对夫妇,“这10万你拿去吧”算我对你们孤儿院的一点赞助,院长笑着收下了钱“雷老板的好意我们就收下了”阳子站在一边左顾右盼着,等待的人,时时没有出现,院长抚摸着阳子的头道“以后要听活哦!雷鸣天老板夫妇是很不错的…”没错他就是雷鸣天,雷鸣天抱起了阳子“好了院长,。那你忙吧,我一会还有个会议要开,我们就先走了。”院长点了点头,随后雷鸣天夫妇便上了车,然后开车离去,院长还在向车子远去的方向招手,“阳子!!!!!”这时,雪迹冲了出来,院长皱了皱眉头“哎,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院长一把抱起了雪迹往院里走,雪迹还在哭喊着………阳子……。。

那一天过后,雪迹变了,变得沉默了,第二年,便一个人逃离了孤儿院,去了A市,准备寻找阳子,可是当他千辛万苦来到A市时,他绝望了,原来,社会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最后饥饿难耐,倒在了街边…………。。在他离开孤儿院的第二天,他的弟弟雪天就立马也逃出了孤儿院……。。

十三年后………。。

“景天高级商业会所”给我一杯威士忌”好的请稍等…。。”一男子坐在吧台前,一只手玩弄着手中的酒杯,一只手夹着快抽了一半的雪茄,身后还站着两个保镖,如果你仔细的看,你会发现,他和雪迹有一丝相像,没错,他就是雪迹,,但是他的名字现在叫”龙鹤”为什么叫龙鹤,因为是随他的义父姓的,当年他饿昏在街头,是聚义堂的堂主叶战天收留了他,并认他为义子,人称”义堂三少”,”少爷”这时,一个小弟走了上来,龙鹤喝了一口酒,然后把杯子缓缓放下,”什么事?””青帮的人大量聚集在此,小弟怕他们图谋不轨”小弟道,龙鹤笑了笑”怕什么,在自家门口闹事,青帮的人想玩火不成?你多虑了”小弟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来,陪哥们几个喝一杯!”一男子大声喝道,周围的人都看向这名男子,”你要不要脸,和你喝酒,没有必要”这时一个女孩的声音传了过来,龙鹤皱了皱眉头,将喝了过半的威士忌放在了吧台前,向这名男子走去,保镖紧随其后,男子拉住了女子的手喝道”吆喝,给你脸,还不要脸了!”女子一把甩开了男子的手,冷道”滚!””几位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龙鹤站在男子面前问道,男子笑道”你***是……”话还没有说完,”啪”一个巴掌将他扇倒在地,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龙鹤掏出纸巾边擦着手边对男子道”我,讨厌别人在我面前说脏话!”

这时,周围几桌的人全都站了起来……”你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连我们青帮的人也敢动?”其中一个光头道,龙鹤看着站起来的不下百人,不动声色的笑了”呵呵,拜托,你们青帮要想找我们聚义堂开战,也要有点创意好不好?只要你们写个生死书来,我们陪你们玩就是了,何必这么麻烦,””你!!!!!”光头听了龙鹤的话气的脸目通红,”各位要是来喝酒的,那么就请安静一点,喝完酒,马上滚蛋!要是来闹事的,那么…。就不要出去了…。。”说完龙鹤正准备离开,”啪…啪。。”一男子拍着手笑着走了出来,”不愧是义堂三少,果然有魄力!!!”

龙鹤看着男子只见男子嘴里咬着烟卷,脸上一条长长的刀疤,看清男子的面目,龙鹤不禁皱了皱眉头,此人居然是青帮四大悍将之一的刀疤男!龙鹤笑了”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青帮的刀疤兄啊,怎么,来捧兄弟的场子也不打声招呼,让我也要有一些准备啊!”刀疤男笑了”让三少见笑了这些小的不懂规矩!您不要见外啊”说着一脚踹在了刚刚被龙少一巴掌拍倒在地的小弟身上,这小弟也够冤,刚刚爬起来还没站稳又被踹了四五米远,”三少都不认识!给我回家喝奶去!”然后笑着跑到龙鹤身边,一只手架在龙鹤的肩上,笑道”三少,我们今天不是来闹事的,我是有事在身,”说着指了指人群中的那个女子,龙鹤看了看女子,说真的,刚才还没有仔细看,仔细一看不由的愣了一会,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龙鹤缓缓点了点头,”你办你的事,别打扰我的客人们就是了”说完,龙鹤转身离去…。刀疤男看龙鹤走远,将烟头狠狠的掐灭了,”小子!你好景,不会很长了……。。”

第二天,早上,龙鹤坐在别墅院里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看着报纸,当他拿起报纸时,被上面的头条新闻吸引了“雷氏家族雷鸣天爱女遭绑,下落不明”当龙少看到下面详细报道时,龙鹤手中的杯子一下子摔在了地上…“爱女名雷阳子,今年19岁…是…。”“阳子”龙鹤缓缓的读了出来,这时,一女子走了出来,手里也拿着今天的报纸,“你都看到了?”龙鹤点了点头“姐,会是他吗?”没错,此女子便是龙鹤的姐姐“梦雪”是龙鹤10年前将她从孤儿院接出来的,当问起雪天时,至今下落不明……。。

梦雪点了点,龙鹤掏出了手机,“给我立马召集20个人,在堂口候命!”然后挂断了电话…龙鹤看了一眼梦雪“姐,我要去救她。。”梦雪没有阻拦,因为他知道,他都找了阳子整整13年,现在找到了,怎么可能拦得住他“小心一点”龙鹤点了点头,便转身向车子走去,龙鹤上了车,开着车离开了,阳子看着龙鹤的车子渐渐远去,不禁皱了皱眉头……

“少爷,什么事,这么着急?”四眼道。龙鹤看着眼前的20几位壮汉道“救人“四眼点了点头,”要不要向老爷反应一下,现在堂口缺人,我们这么多人走了,要是青帮攻过来,恐怕……“龙鹤打断了四眼的话道”不用了,来不急了,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上车!“龙鹤一声令下,20人纷纷上了车,龙鹤点燃了一只烟,对着边上的四眼道”帮我差一下,刀疤男现在在什么地方?“四眼点了点头然后掏出了手机,”少爷,刀疤男现在在西街的废弃工业园区…。“龙鹤点了点头…。”我们就去哪……“

西街258号,废弃仓库,三辆黑色面包车停在仓库门外,这时车门开了,龙鹤走了出来,看了一眼身边的四眼“给我在找20个人,在500米处待命“四眼有点疑惑但还是照做了。龙鹤掐灭了手中的烟,看了一眼众人道”行动“小弟走上前拉开了仓库的大门,当大门拉开的一刹那,仓库里的灯全亮了起来,龙鹤走进了仓库,只见仓库里站着一排人,刀疤男正坐在中间的沙发上,”哈哈!三少!我们又见面了啊!“刀疤男笑道,龙鹤也笑了笑,走上前,坐在刀疤男的对面,然后点燃了一只烟,”

刀疤,我也就不和你绕弯子了,人在哪?交出来吧,这个人你绑不得“刀疤阴笑道”我,要是不交呢?你能把我怎么样?“龙鹤缓缓的吐出一口烟圈”那么,你就在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说完,龙鹤的手下们依依掏出了怀中的枪对着刀疤的人,“哈哈!!哈哈!!”刀疤狂笑着,好像听了最好笑的笑话一样,”三少!你以为你们聚义堂还是当年的聚义堂吗?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们青帮的势力已经笼罩了A市的三分之二!你以为就你有枪?“说完,青帮的人全都掏出了手枪,”让我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我想见不到太阳的人是你吧?我们60多人,你们才20个人!拿枪也砸死你们了“龙鹤笑了,”你现在,后悔还来的急!“刀疤听后!”彭的一枪打在了龙鹤身边的小弟身上“小弟应声倒下…龙鹤皱了皱眉头”你脑袋被门夹了吗?“刀疤喝道,正准备说动手,这时,一把枪顶在了刀疤的头上,刀疤愣了一下,龙鹤笑了笑,”我给过你机会了“刀疤看着一旁拿枪顶着自己脑袋的小弟道”你***的是卧底?“那位小弟笑了笑…”想活命,就让你小弟们放下手中的枪!

“刀疤男看了一眼龙鹤道”你***当我是傻子!放下枪我还有命吗?“我数到三,信不信由你,说着龙鹤数到“2。”刀疤骂了一声“草!算你狠“然后对着小弟们道”你们***的还不放下枪?“小弟们犹豫了一会全都放下了手中的枪,这时,四眼带着20多个人从仓库外走了进来”少爷,我们刚才听到了枪声,所以…。“龙鹤点了点头,这时,几个小弟扶着阳子走了出来”你没事吧?“龙鹤道,阳子摇了摇头,然后龙少转身准备离开,这时,四眼道”少爷,他们怎么办?“龙鹤笑了笑”杀光…。。一个不留,事后一把火烧了这里,记住做的干净一点……。“便和阳子走出了仓库…。。身后传来了一声声惨叫声……。。

阳子看着眼前的龙鹤,产生了一丝恐惧,“你为什么要杀光他们?“龙鹤笑了笑”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吗?斩草不除根,吹风吹又生吗?……。“你叫阳子?”龙鹤看着阳子道,阳子点了点头“你,为什么要救我?”龙鹤笑了笑,没有出声…。。

几天后,阳子为了报答龙鹤的救命之恩,特意请龙鹤一起吃饭,包厢内,龙鹤和阳子面对面坐着,“谢谢你救了我!”龙鹤点了点头,“就一顿饭打发我吗?”阳子疑惑的点了点头,那你还想怎么样?龙鹤手伸进了口袋里,掏出了一条项链“做我女朋友吧,”“不行!我有男朋友了!”阳子严肃道,当龙鹤听到阳子这句话时,心里咯噔一下,犹如泼了一盆冷水,掏出一半的项链又塞了回去,如果你仔细看,没错,那就是阳子当初送给龙鹤的那条项链,“我开玩笑的……。”龙鹤笑了笑…。阳子点了点头……龙鹤一口气喝掉了杯中的酒,“你男朋友一定很优秀吧?”阳子点了点头!“嗯,他很优秀的……。。”龙鹤笑了“你狠爱他吗?”阳子点了点头,“嗯!”

龙鹤又喝了一杯酒,这时,他的电话响了“龙鹤笑了笑”接个电话“阳子点了点头,龙鹤接通了电话,不禁皱了皱眉头,”你说什么?刀疤跑了?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龙鹤气愤的挂断了电话……”你怎么了?“阳子道,龙鹤摇了摇头,看着7分醉的阳子道”没什么“阳子点了点头,”来,我们在喝,喝…。。“说完趴在了桌上睡去,龙鹤摇了摇头,看着睡去的阳子,自言自语道”你,忘记了吗?“说完,眼角流下了一滴眼泪…。其实龙鹤想告诉阳子他就是雪迹,可是既然听到阳子说她已经有爱的人了,也就没有必要说了…因为,那已经没有意义了…。

呵呵,其实,龙鹤他哪里知道,阳子所谓很爱很爱的那个人……就是他啊…………。。

青帮总部,四个人坐在桌前,“***的算他狠,我们60多个弟兄,全给他灭了,要不是我命大,恐怕现在说不定正在和阎王爷搓麻将呢?“说话的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逃出来的刀疤男…。”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大意!我们会损失那么多兄弟吗?“龙四问道,刀疤男皱了皱眉头”我***怎么知道三少在我身边安卧底?“火鸟笑了笑了笑,“等下你还是和青哥解释吧……”刀疤男将眼神看向了老三狄龙,“三弟,这回你可要救我啊…。。“狄龙没有出声……没错,他们就是道上传闻的青帮”四大金刚“也是青帮的主力成员,这时,一位年近过半的老者走了出来,四人都战了起来”齐声道“青哥!”青哥,就是青帮的龙头老大,狄青,狄青点了点头“坐!”狄青坐到了沙发上,深深吸了一口雪茄,然后道“这次的事我也已经听说了…。失误在我们自己大意,刀疤,给我一个解释吧……。”刀疤听后,跪在了地上“青哥!给我一个机会吧!”狄青没有出声,这时,火鸟笑着从腰间拔出了手枪,然后将枪顶在了刀疤脑袋上,“刀疤看着火鸟,火鸟笑着眨了一下眼睛,”慢着“这时,一直没有出声的狄龙站了起来,义父,就给二哥一次机会吧,有卧底错不在他,我们还是以大局为重吧!如果我们此时杀了二哥,兄弟们会怎么想,不但会让青帮得意,最重要的军心必乱!请义父三思啊!”狄青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刀疤道“多向你三弟学学!!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不是靠双手打天下了,而是靠脑袋!!!!”刀疤连忙点头称是!“义父!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狄青点了点头,拍了拍狄龙的肩,“好,希望你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说完,狄青转身离开了……………………

“龙凤酒吧“位于A市中心繁华地带,不知道的人会认为他是最繁华的休闲地带,相反他也是聚义堂核心堂口,位于龙凤酒吧的28层,这时,里面已经围满了人,一张6米上的方桌上,边上各坐着14个人,这14人便是传说中聚义堂的14鹰。方桌最前头,坐着一个年过40的壮汉,此人便是聚义堂堂主叶战天!眼下足有几百人,但是场面异常安静,这时,14个人中一个光头说道,”天哥,这怎么也要给个交代啊!少爷他杀了青帮的刀疤男,要是不给他们以个交代,恐怕…。。“这时另外几个人也叫了起来,”是啊,天哥,现在帮里的实力你也知道,要是因为这事和青帮干起来,后果恐怕难以想象“”对啊,天哥“”天哥,你要三思啊!“叶战天皱了皱眉头”好了,安静!“”小鹤他怎么说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他现在杀了青帮四大天王之一的刀疤,也未必不是好事,在说了,你们那个有能耐能杀的了刀疤的?“14鹰听后没有一个人出声了,只是在小声嘀咕着,”这时,后面突然一阵骚动,“三少!”三少!“

人群缓缓的让开一条路,龙鹤走了上来,”见过几位大哥!义父!!“光头差点站了起来”大哥!你还有脸叫大哥!你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吗?“龙鹤没有理会光头,而是看着在场的兄弟们道“聚义堂的兄弟们听着!我龙鹤闯了祸,我自己一人承担!不会拖累大家!”然后看着叶战天道“义父!家法处置吧!“叶战天走了出来,道”目前青帮并没有要和我们开站的意思,因为我们聚义堂的实力,想打败我们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在说,小龙杀的是我们敌帮的强敌,我要是家法处置你,以后真要开站了,谁还敢动手啊?“手下的兄弟们听了似乎还是有些道理的,叶战天总算松了口气,然后道“目前青帮也没有向我们宣战,而且还给我们一个抵消这次恩怨的条件!”

“条件?”所有人都向叶战天看去,叶战天点了点头,“这个条件只能由龙鹤来完成”这也是对方要求的,至于条件是什么,眼下,还不好说,“弟兄听了都很是不解,”好了,这次帮会就开到这里,各个堂口回去后增加人力,最好做好随时作战准备“叶战天说完看了看

然后看着龙鹤道“小龙,你和我来一下”

“小龙,这次你杀了刀疤,按理说应该奖励才是,可是为了大局,这点委屈…。“龙鹤打断了叶战天的话”没事,义父,你还是说说青帮给的条件吧“叶战天点了点头”条件是刺杀一个人,至于这个人是谁?到现在还不清楚,只是说到时候会有人接应你!“龙鹤点了点头,叶战天掏出雪茄扔给龙鹤一只,”这次任务你要小心点“龙鹤点了点头……

一天后,龙鹤靠在雷氏集团的对面的树林边,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这时,走过来一个人,龙少皱了皱眉头,此人竟是青帮四大悍将之一,也是道上传闻的职业杀手“火鸟”火鸟走到龙鹤面前,然后递给龙鹤一个信封,“暗杀的人的照片就在里面…”火鸟冷道,龙鹤不明白,为什么青帮让自己来完成这个暗杀任务,为何还要找火鸟来?龙鹤拆开了信封,当他看到里面的照片时一愣,暗杀的对象居然是“雷氏家族族长雷鸣天”也就是阳子的父亲………火鸟笑了,“是你恋人的父亲哦!呵呵,如果你下不了手,我会帮你解决的,”“不需要”龙鹤道,这时雷鸣天从大厦里走了出来,身前还跟着两个保镖,“行动,暗杀任务只有30秒,30秒一过我就会开枪!“火鸟冷道,龙鹤皱了皱眉头,走上前,雷鸣天的两个保镖看见龙鹤走上前来,还没有反应过来龙鹤已经开了枪,龙鹤走到正要上车的雷鸣天面前,雷鸣天皱了皱眉头,”是谁派你来的?“龙鹤没有理会他而是看了看对面的火鸟,火鸟笑了笑,已经掏出了手枪,”没有时间和你解释了,如果我不开枪,那个杀手就会解决了你!记住,暂时离开A市一个月!说着龙少开了枪“雷鸣天皱了皱眉头,然后应声倒下,龙鹤开的这两枪故意没有打到要害,只是皮外伤,龙鹤收起枪,然后和火鸟一起离开了事发现场。

这时,一个黑衣人拿着摄影机跳了出来,暗笑了一下,然后消失在黑暗中………。。

龙鹤靠在沙发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电视,没有想到媒体的效率是如此强大,才一个小时,但是头条“雷氏家族族长雷鸣天遭不明杀手遇害”已占据了所有频道,龙鹤点燃了一只烟,这将会引起一场前所未有的经济社会风暴…。。

这时,梦雪从房间出来,向龙鹤走来,似乎有点魂不守舍,龙鹤“你怎么了?”梦雪没有回应而是问道“是你杀了,雷鸣天?”龙鹤缓缓吐出一口烟,不在意道“是,怎么了?”“啪”一个巴掌狠狠打在了龙鹤的脸上,梦雪哭了,“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傻事?”龙鹤似乎有些不解,梦雪从没有发过这样大的脾气,今天为什么?龙鹤问道“不就是一个雷鸣天吗?杀了又怎样?“梦雪颤抖道”他,是我们的亲身……。父亲…。“”啪“龙鹤手中的杯子掉在了地上……”这……不可能……。。“龙鹤不敢相信的看着电视……。。

阳子家中,龙鹤已经早早赶来,阳子一直到现在都还在哭着,龙鹤抱着阳子,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杀害她父亲的真正凶手就是他,他好想和她说,她父亲没有死,只是暂时离开了,等风头一过就会回来,可是在场的人太多,除了佣人,还有四五个警察,他不好开口。

“我一定要为我的父亲报仇!!!“梦雪咬牙道,龙鹤听了却心低感到一阵空虚,”嗯,会为你父亲报仇的“说着,龙鹤抚摸着阳子的秀发,正在这时,阳子的手机响了,阳子看是陌生号码,疑惑的接了电话,但是接了电话后,阳子皱了皱眉头,然后坐直了身子,”我是,好,我知道了,“然后便挂断了电话“我要去一个地方,”龙鹤点了点头“我陪你一起去,”阳子摇了摇头,拒绝了龙鹤“我想一个人去,“说完阳子转身离去,龙鹤看着阳子的背影,似乎有些不安……

东区废弃仓库里,一行人在此等候多时,其中为首的是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坐在皮质沙发上,此人便是青帮四大战将之一的狄龙,l他掏出了手机,然后拨了一个电话“你是阳子?想知道你杀害你父亲的真正凶手是谁吗?来东区364号,记住,只许你一个人来!“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半个小时后,一辆红色宝马开进了仓库,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告诉我,凶手是谁?“狄龙笑了,掏出一只烟,手下连忙帮他点燃“阳大小姐,没想到你真敢一个人来啊?呵呵,”阳子皱了皱眉头“我只想知道,杀害我父亲的凶手是谁!我没有时间和你耗!”狄龙笑了笑“好,那我也就开门见山了!”“和你做个交易,想知道杀害你父亲的真正凶手,我要1000万!”阳子点了点头,“没问题!!”狄龙拍了拍手“果然爽快!”然后对手下点了点头,旁边的手下拿着一个交卷放进了投影机里,阳子看着播放的画面,见是在一个十字路口,自己的父亲正准备上车,这时出现了一个人,当阳子看到这个人时,阳子身体颤抖了一下!这人居然是龙鹤!随后便是两声枪响!阳子简直不敢相信,杀害自己父亲的凶手居然是龙鹤,狄龙笑了笑,没有想到吧杀害你父亲的凶手就是聚义堂的三少爷,也就是你救自己一命的龙鹤吧?“不要说了,钱,我会给你的!”说完便准备离开,“等一下,”狄龙叫住了阳子,然后对手下点了点头,手下送上来一把枪到阳子面前,“这个,算我送给你的,”阳子犹豫了一会还是收下了,然后开车离开了“这时,一个人走了出来,如果你仔细看,你会发现,此人便是当初西街之战唯一幸存者”青帮四大战将之一刀疤男“刀疤男笑了笑”还是二弟你手段高明啊,一切似乎都在你的预料之中啊“狄龙笑了笑”我们就等着坐收渔翁之利吧!他龙鹤一完蛋!我保证,就立刻灭了聚义堂!

龙鹤坐在沙发前抽着烟,心里有点心神不定,这时,她的手机响了,一看,是阳子打来的,龙鹤接通了电话“你在哪?好吧,我一会过来,”挂断了电话,龙鹤便起身回房,正准备换衣服,梦雪走了进来,”你要出去?“龙鹤点了点头,阳子皱了皱眉头,”我今天右眼一直在跳,你还是把这个穿上吧“龙鹤看着梦雪手中的防弹衣摇了摇头”没事的,我是要去见阳子,“梦雪没等龙鹤决绝已经将衣服套在了龙鹤身上,”穿上,我会放心点“龙鹤点了点头,然后套上了夹克,便出去了,阳子看着龙鹤的车出了院子,不禁摇了摇头,还是有点不放心,于是便下楼开车跟了上去………………。

龙鹤靠在别克车旁,点燃了一只烟,深深吸了一口,然后缓缓的吐出,不知道怎么的,右眼皮一直在跳,他无奈的皱了皱眉头。一阵冷风吹过。。。。然后便是汽车引擎声,龙鹤缓缓的抬起头,是阳子的车……。。

车子缓缓的停在了龙鹤身边,阳子推开车门,从里面走了出来,向龙鹤走来。。。。龙鹤皱了皱眉头,他感觉阳子憔悴了好多,似乎眼角还留着时而未干的泪痕,哪怕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到一样,龙鹤正想上前,阳子的表情一下子边了,“站住,别过来。。。。”龙鹤不解的看着阳子。。。

阳子含着泪笑了,“我正想去找你,你怎么了?”龙鹤看着阳子道,阳子摇了摇头,“你打算一直这样伪装下去吗?”龙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然后看着阳子“什么意思?”阳子笑了,“什么意思?呵呵,我真的不敢相信……居然会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龙鹤点燃了一只烟,他知道了,阳子也许认为他就是杀害他父亲的凶手,让他不解的是,阳子怎么会认为是他,正当他想不通时,却在他抬头的一刹那,看到了一辆车,里面似乎坐了几个人,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那,龙鹤笑了笑,他似乎明白了。。。正当他回过神来,却发现一只枪口正对着自己…………

没有想到的是,枪的主人是阳子……龙鹤有些迷惑,他不敢相信,他这一生最爱的人,也是最在乎的人,居然会拿着枪,对着他…………。

“你不在解释了吗?”阳子哭着问道。。。。。“你父亲没死…………。。。”龙鹤缓过神来道,阳子摇了摇头“到现在你还在伪装,还在欺骗我,…。。??”龙鹤缓缓的吐出一口烟,时时没有出声……

“开枪吧……”龙鹤道,阳子哭着摇了摇头“你以为我不敢开枪吗???”“能够死在你的手上,我死而无憾……”阳子听了龙鹤的话手都在颤抖着。。。。龙鹤笑了,“开枪啊,杀了我这个杀父仇人……。。”阳子颤抖着握着枪,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碰”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打在了龙鹤的胸前……龙鹤后退了几步,险些就要摔倒,可他还是坚持的站了起来,然后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前,然后看着阳子……。如果你仔细的看,你会发现,龙鹤的眼角有泪水划过。。。。。他看着眼前的阳子,感觉如此的陌生。。。。。因为他相信,真正他爱的那个阳子,不会拿着枪对着他,更不会对他开枪……。

龙鹤笑了,他对天狂笑着。。。。阳子哭着看着眼前的龙鹤。。。。龙鹤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指着头道“麻烦你。。。。朝这开枪。。。。给我个痛快。。。。”阳子哭的更狠了……“不要这样……。。”然后只听“碰"的一声,阳子不敢相信的看着龙鹤,龙鹤的头部重了一枪,他看着阳子,笑着缓缓倒在血泼之中…………。。。阳子似乎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不。。。。不。。。。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魂不守舍的扑到龙鹤身边.....然后抱着龙鹤.....“你不要死……..不可以…….我....我不是有意的……..”阳子哭喊着……正在这时,一辆车迅速从远处开来,车子还没停稳,梦雪便从车子里跑了出来,当看到龙鹤时,梦雪的愣了一下,然后跑到龙鹤身边,一把推开了阳子,哭着道“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你父亲并没有死,”阳子哭着,“我....我.....”梦雪将龙鹤背到了车里,然后迅速离去,留下阳子在原地发呆……这时,天空下起了雪花……对面的黑色奥迪车内的几人笑了一笑……狄龙却心头一紧….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时间倒转十分钟前,处于龙鹤身后的咖啡店内,一位年轻人喝着咖啡,只听砰的一声,年轻人差点噎住,不敢相信的看着手中像水壶一样的杯子,既然破了一个洞,然后看着咖啡店外墙玻璃上,居然也有一个洞,年轻将口中的咖啡吐在了桌子上,一颗子弹出现在桌面前转动着...年轻人摸着脑袋,只听又是彭的一声,一颗子弹打在他的肩上,看着血不停的流出“妈呀,还让人活不?喝咖啡都挨枪子????”……………….....

医院,

梦雪一路开车将龙鹤送到了医院,梦雪站在手术室外焦急的等待着,时不时的往着手术室里望着....“你一低昂要坚持住!一定要…….”梦雪哭了,因为如果弟弟有什么三长两短,她这个做姐姐的,也没有勇气活下去了....她开始后悔了,后悔当初没有拦住龙鹤…….

半个小时后,手术门开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梦雪急忙跑上前,“医生,医生,我弟弟,我弟弟,他怎么样了”医生安慰道“你是病人家属?你不要着急,听我慢慢说,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梦雪点了点头“我们已经尽力了,由于他穿着防弹衣,胸前的一颗子弹并没有造成直接伤害。。。”“可是他脑中的那颗子弹,由于卡在神经中梢,没能将它取出,就算取出来,病人也会有生命危险……”梦雪吃惊的着看手术室内的龙鹤,“那他,还能活多久?”医生摇了摇头,“这个还不能肯定,顶多可以活6个月。”梦雪听后不禁流下了眼泪.医生安慰道“其实病人也算幸运的了,他脑袋中的子弹如果是正面击中的话早已经毙命了,由于是侧面击中,没有伤害到大脑,所以才侥幸活过来,”梦雪听后问道“你说什么?是侧面袭击?”…………….

第二天,道上就像炸开了锅….聚义堂三少龙鹤,居然昨晚被暗算了…..道上的人都认为,龙鹤已经死了……..

青帮总部,狄龙坐在沙发上.缓缓的抽着烟,对面坐着刀疤男,火鸟和龙四,这时狄青走了出来,只见他缓缓吐出一口烟道“这次狄龙做的漂亮啊!”狄龙笑了笑,火鸟放下酒杯,“说真的,那三少还真狡猾,居然穿着防弹衣,害我开了两枪!他可是第一人哦!“狄青点了点头,”三少是个人才,只是选错了主,如果当初他同意入我们帮,那现在就不会有小天的聚义堂了!“刀疤男听了似乎有些不在意,逼近,他差点死在了龙鹤的手上,狄青站了起来,“好了,现在,我们就行动吧,我们要一举,将聚义堂,从A市铲除,以后,A市,就是我们青帮得天下!!!!”

一个月后,聚义堂的26个堂口全部被青帮攻占,14鹰死的死,逃的逃如今只剩下叶战天和20几个小弟,………

龙鹤坐在窗前….默默的看着窗外……..“你醒了”梦雪走到龙鹤身边问道,龙鹤没有出声….“他,真的是我们的父亲?”梦雪点了点头“没错…….我调查过了…….而且..狄龙…是我们的亲生弟弟…..”龙鹤听后心里一颤……“”你会认这样的父亲吗……..“梦雪犹豫了…..龙鹤笑了……

“我已经差过了,那天阳子开枪并没有伤到你,真正伤到你的是另有其人,”梦雪道”什么?”龙鹤吃惊道,梦雪点了点头”伤你的子弹是这个”,说着梦雪将子弹递到了龙鹤面前”龙鹤看着手中的子弹皱了皱眉头,这是狙击枪的子弹,不是手枪,”是火鸟…..“龙鹤默默的说出声……“这些日子,她来过好几次”梦雪道,龙鹤点了点头梦雪道”我告诉她你活不长了,她似乎很伤心…我想她是爱上你了!”龙鹤笑了,”是吗?”梦雪看着龙鹤问道”她,似乎不知道你是雪迹”龙鹤又笑了……..<你知道,龙鹤笑的真正意思吗???>

就在这时,一群人冲进了别墅院内,龙鹤一看,是叶战天等人….梦雪皱了皱眉头……“小龙!快走!青帮已经知道你没有死,并派了大量人手过来,赶快离开A市’”龙鹤听后问道“那义父你呢?”叶战天笑了“如今,聚义堂已经被青帮击垮了,我们就剩下这些弟兄,我誓死,也要战到底,你还小,以后还有机会….赶快走吧…..我们在这替你挡住他们,给你争取一些时间”龙鹤沉默了看着眼前的弟兄们,龙鹤跪下了“弟兄们,是我龙少,对不起你们!”叶战天扶起龙鹤,“小龙,我是看着你长大的,虽然是义子,我可是把你当亲身儿子一样看待啊,赶快走吧!”龙鹤眼角流下了泪水,这时,一个小弟跑了上来,“天哥,不好了,青帮的人来了,我们守不住了…”叶战天握紧了手中的开山刀,道“各位兄弟,是我叶战天无能,没有让大家过上好日子,反而害的大家临杀头之祸,我,愧对大家!”手下的弟兄们齐声道“不求同年同月生,只求同年同月死,弟兄们追随天哥永不后悔,原誓死追随天哥!!!”叶战天听后感动的流下了眼泪“小龙,你快走!“龙鹤摇了摇头!”我,没有走的理由!“抽出自己的砍刀,然后看了叶战天一眼,叶战天狠狠咬了一下牙然后转身道”兄弟们!和他们拼了!“

没有想到的是青帮的人太多,不到半个小时,聚义堂的人几乎都已经倒下了,就剩龙鹤和叶战天两人站在人堆中,这时,走出来一个人,他拍了拍手,“呵呵,不错啊!堂堂聚义堂,如今就剩你们两人了啊!“叶战天皱了皱眉头,此人便是青帮四大悍将之一龙四…叶战天狂笑着,”没想到,今天,会死在你的手上!“龙四掏出手枪,对准了龙鹤…叶战天一把把抱住了龙鹤,只听两声枪响,叶战天吐出了一口鲜血,龙鹤睁大了眼睛”义父!!“”快走….在不走….就..都走不了了….“龙鹤没有想到,养育自己十几年的义父,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眼前,”义父!!!!!“龙四笑着将枪口对着龙鹤….”轮到你了!!!“”彭“一声枪响,倒下的却是龙四,梦雪在一旁握着枪道”鹤,快走!在不走来不急了“说着上前拉着龙少,龙少还沉浸在悲痛之中”义父……义父……“梦雪给了龙鹤一个耳光,”你快醒醒!”龙鹤似乎清醒了许多,看了义父一眼,“义父”然后一咬牙和梦雪从后门逃了出去……..

叶战天,就这样死了….同时,又救了龙鹤一命…………..

雷氏别墅,阳子傻傻的坐在床前,这时四辆黑色轿车开进了院子里,车里出来一群保镖,然后走出一个中年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传闻已死去的雷鸣天!……..

“父亲”梦雪哭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还活着,原来自己…错怪了….龙鹤…雷鸣天看着憔悴的阳子“阳儿………”阳子一把抱住了父亲“父亲,你去了哪里??阳儿好像你……..“雷鸣天把事情的缘由告诉了阳子….”阳子听后沉默了…..当雷鸣天得知龙鹤被阳子杀了时,雷鸣天不知道怎么的心里一痛,抬起了手,准备扇阳子一耳光,但还是缓缓的放下了手………

十天后,龙鹤和梦雪没有离开A市,而是来到了雷氏别墅,车子缓缓的开到了别墅院门外,龙鹤缓缓的走出了车子,这时,一群保镖围了上来“什么人!”龙鹤没有理会他们,似乎没听见一样,而是看着眼前繁华的别墅……“我们找雷鸣天,麻烦通报一下”梦雪说道,保镖掏出了手机,过了几分钟后道“请进!”梦雪和龙鹤到了会客室,梦雪坐在沙发上默默的喝着茶,龙鹤则看着茶几发呆……“是你!!!”雷鸣天走了出来,龙鹤看了一眼雷鸣天,“他,就是我的亲生父亲吗?是那个我夜夜思想着的父亲吗…”龙鹤心里默默的念着….“你不是已经….”雷鸣天道…..龙鹤没有出声……梦雪哭了…..龙鹤走到雷鸣天面前,掏出了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那个戒指,“你,认识这个吗?“雷鸣天,看了一下,眼神一下子变了,然后看了一下戒指里的雕刻….随后一下子颤抖了……”时间倒转到20多年前《欣,这是我为孩子们定做的戒指.我们给他们带上吧,名叫欣的点了点头,雷鸣天笑着道,“来,这是老大的,这是老二的,这,是老三的,说着抱起了老三,来叫”爸爸“……..》雷鸣天眼角流下了眼泪….颤抖的道….”你….你是……“龙鹤看着雷鸣天沉默了…..”没错…我们就是你丢弃的孩子……‘梦雪哭着道…雷鸣天颤抖的向后退去……

这时,雷鸣天的手机响了,雷鸣天颤抖的手接通了电话,“喂,我是….”对方“你的女儿现在在我们手上,想要你女儿的命就准备1000万!到东区166号来!!!你要是耍什么花样,哼哼,后果你知道的!“雷鸣天“好,你要多少我都给“这时,手机里的对方笑了”哈哈!没有想到啊,雷老板,我们又合作了“雷鸣天皱了皱眉头,对方道”还记得20年前,我绑了你三个孩子,要你100万,你都没有这么爽快过啊….哈哈“雷鸣天听后沉默了,”这时龙鹤起身向门外走去,雷鸣天道“你要去哪?“龙鹤没有停下脚步”去,救,你的孩子……..“阳子也跟了出去…………..

龙鹤还在回想着刚才听到那一番话.“<“好,你要多少我都给“”哈哈!没有想到啊,雷老板,我们又合作了“”还记得20年前,我绑了你三个孩子,要你100万,你都没有这么爽快过啊….哈哈”’你,真的是我的亲生父亲吗?????????“

“你真的要去吗?”梦雪问道,龙鹤点了点头,”让我和你一起去…..”龙鹤摇了摇头,”还是我一个人去吧”说完,不等梦雪回应边上车关上了车门..然后开出了别墅,消失在黑暗中…

东区166号,地下停车厂,阳子被捆绑在椅子上,对面坐着一帮人,仔细的看,你会发现,青帮的人几乎都到齐了,除了四大金刚之一已经死去的龙四,刀疤男笑着看着阳子,”这小妞还不错啊!”火鸟用鄙视的眼光看了一眼刀疤,刀疤也没有理会火鸟,而是走上前,托起阳子的下巴道”上回,我绑过你一次,居然被龙鹤救了,这次,我看谁还会来救你!”阳子恶狠狠地看了一眼刀疤,刀疤笑道”有个性,我就喜欢这口!你不要还以为那个被你害的只剩半条命的傻瓜龙鹤来救你吧?哈哈…..”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别克开了进来…………….

“彭”一声枪响,还没有笑完的刀疤男已经倒在了地上……..青帮所有人都掏出了手枪,对着别克轿车,这时,别克车门开了,龙鹤从里面走了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吃惊了,龙鹤拎着一个皮包走了过去…………….

“好胆量!在我面前杀人,你….是第一个!!!”老大狄青走了出来有点气愤的道,龙鹤走到了狄青面前,这时,狄龙掏出枪低在了龙少头上!”在上前一步,我让你脑袋开花”龙鹤笑了笑….没有出声”没想到你还没有死啊!”火鸟还是有点吃惊,龙鹤点燃一只烟,缓缓吐出一口烟道“我想死个明白,难道,这一切都是你们算计的吗?”“呵呵,没错,是我一手策划的,我想,你可以死个明白了吧,”说着,正要扣动扳机..,这时,一辆红色宝马开了进来…..所有人都将眼光转向这辆车,车子缓缓停下,然后从里面走出一位女子,没错,此人便是梦雪,梦雪向龙鹤走来,梦雪看了一眼龙鹤,然后看着狄龙“啪”一个巴掌打在了狄龙脸上!狄龙愣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梦雪喝道“雪天!你知道他是谁吗?”狄龙听到“雪天二字之时,愣住了,眼前这人是……‘姐…..姐”然后看着龙鹤道“这,不可能….不可能……”“哈哈!!!好一个兄妹相逢啊!哈哈..“狄青拍着手走了出来,”真是天意啊!20年前,我绑架了你们,当时你们还是不会走路的娃娃,我向雷鸣天索要100万,结果他却逼我撕票,“我让叶战天把你们处理了,结果没有想到你们居然还活着!”狄龙不敢相信的看着狄青道“是不是一开始你就知道了?”狄青摇了摇头,“是在我发现你脖子前挂着的那个戒指时才知道的….“狄龙愤怒的将枪口对准了狄青,还没有扣动扳机,只听”彭“的一声,火鸟一枪打在了狄龙胸口,狄龙死不瞑目的倒下,龙鹤上前扶起狄龙,鲜血不时从狄龙口中流出“哥……哥…..我错…了….”龙鹤摇了摇头“哥,不怪你……”狄龙“哥…….对…不…起…”狄龙到死,都没有闭上眼睛….”放心,我,会为你报仇的…”龙鹤默默道…….

这时,又是一连串枪响,梦雪扑到了龙鹤身上…..”鹤…….”龙鹤抱住了梦雪”姐…….姐……”眼泪,缓缓的从龙鹤眼角流出……此时的龙鹤双眼已经通红,杀意逐渐变浓,他缓缓的将梦雪放到了狄龙身边,然后转身,.一下子拉开拉链,狄青和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然后后退了几步,只见龙鹤身上装着一个手控炸弹…”来啊!!!!我们一起死吧……”火鸟发现炸弹后二话不说已经溜走了….狄青脸紧绷着,龙鹤左手拿着遥控,右手握着手枪,道”只要我轻轻按下这个按钮,我们大家就可以一起完蛋,各位,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狄青,想活命的就请赶快离开!”听了龙鹤的话,青帮小弟们开始骚动了,这时,一个小弟跑了,随后一个接一个的跑了,狄青暗骂他们不是东西,“现在轮到我们了”狄青一下子表情变了笑道“小兄弟,不要冲动,什么事,还商量!”说完正要掏枪,“彭!”龙鹤没有给他拔枪的机会,一枪打在了狄青的胸前,然后道“这一枪!是我姐的,”“彭”又是一枪“这一枪,是狄龙的!”“碰””这一枪,是我义父的!!““彭”又是一枪“这一枪,是我的!”狄青应声倒下………堂堂青帮之首,就这样,死在了乱枪之下…………………

雷氏别墅,

龙鹤将车子开进了别墅院内,这时,有几个保镖走了上来,龙鹤手里拎着一个皮箱,慢慢走下车,向别墅走去,”站住!!”保镖们齐声喝道,龙鹤更本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冷道”滚开!”然后一拳打在了最前面那个保镖,保镖们没有想到眼前这青年说动手就动手,还没有反应过来,龙鹤已经掏出了枪,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他们无话可说,”我不是来闹事的,我找你们老板!”保镖听后正准备掏电话,雷鸣天已经走了出来”让他进来………”

龙鹤看了一眼雷鸣天,然后进了别墅的门,龙鹤来道了阳子的房间,然后关上了门,龙鹤看着正在熟睡的阳子,笑了….他放下手中的皮箱,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串项链,放在了阳子枕头前,然后再阳子脸上吻了一下,”今天,我把这东西物归原主了,只是,你忘记了,我还在等你,可是你…..龙鹤捂住了嘴巴,失声痛哭着,我爱你!!!!!!好想一辈子,这样看着你…一辈子…..就这样简简单单…可是….我没有机会了……”龙鹤擦干了眼角的泪水,拎起了皮箱,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雷鸣天嘴里抽着雪茄,坐在虎皮沙发上,看了一眼龙鹤”你们先出去!”身后的两个保镖听后对看一眼,”老爷!””我说让你们出去,没有听见吗?”雷鸣天喝道,保镖点了点头,向门外走去……………

“怎么就你一个人?梦雪和狄龙呢?”雷鸣天看着龙鹤道,龙鹤点燃了一只烟,缓缓的吐出一口烟,”我,把他们带来了……..”龙鹤将皮箱放在桌上,然后缓缓的打开了皮箱,只见,皮箱里端正的放着两个骨灰盒…当雷鸣天看到这一幕时,手中的雪茄掉在了地上….然后吐了一口血…….堂堂雷氏家族族长雷鸣天,居然落泪了…………..

雷鸣天颤抖的双手抚摸着骨灰盒,”孩子啊,孩子,是做父亲的对不起你们”龙鹤笑了,笑的多么狂妄…….”哈哈…哈哈..”笑着笑着,哭了….然后看着雷鸣天…”父亲?你现在才认我们?当初,你去哪了?”雷鸣天沉默了…”我曾今以为,我的父母,是因为家里穷,以为养不气我们,所以把我们兄妹丢弃….我还渴望有一天,找到我的父母,让他们过上好日子,让他们住别墅,给他们最好的生活,.可是我们想到…..我的父亲是富豪之首,那为什么还要丢下我们……”雷鸣天”是我对不起你们……”龙鹤笑了”我们早已经死在20年前的那个晚上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心中那完美的父亲居然为了自己的前途,狠心的扔掉我们不顾……”龙鹤捂着嘴咳嗽了两声,然后皱了皱眉头,如果你仔细看,你会发现龙鹤手中全是血,…,龙鹤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他转身向房门走去…”难道你都不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吗?”雷鸣天道,龙鹤缓缓的停下了脚步…笑着道”弥补..呵呵”然后转身走了,他笑的是多么的无奈….

此时,阳子醒了,他转身的那一刹那,看见了那串项链…..他将项链抬道眼前仔细一看,然后一下子下了床,<我明天就要走了,听说有一位富裕人家要收留我….”雪迹沉默了…“以后,我们还会在见面吗?”阳子没有出声….阳子取下了脖子上的项链,然后给雪迹带上,我等你,等你以后长大了,你就来找我!到时候把这个项链给我,我就知道你是雪迹哥哥了“雪迹点了点头,”好,我也等你….”回忆一幕幕出现在阳子的脑中,阳子跑到楼下….”爸,刚才谁来过?”雷鸣天先是一愣,然后道”龙鹤…..”阳子听后恍然大悟,向别墅外跑去……..

>

龙鹤走出了别墅,车子都没有开,他一个人缓缓的走在路上,”父亲…容我叫你一声父亲吧…明天的这个现在,也许,我已经和姐姐他们见面了,对不起,我还是无法原谅你…..“”龙鹤!!!!“这时,龙鹤听到阳子的声音,龙鹤没有选择去面对她,而是选择了躲避………….

龙鹤靠在墙边,大口的喘着气,血,不停的从他口中流出,他不想让阳子看见他现在这副狼狈样…只见阳子站在十字路口中间呼唤着阳子哭了“你知道吗?你就是我最爱的那个人….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你就是当初那个雪迹?你知道吗?我整整等了你14年..当初我和你说我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人…就是你啊…….我知道你就在这里….求求你…出来好吗……出来见见我好吗?“此时龙鹤沉默.了..如果,你早些说出口…那结局…还是这样吗???眼泪缓缓的从龙鹤眼中流出…你等了我拿么多年,我也同样等了你那么多年….虽然当初我没有怪你,可是,既然你拿着枪口对着我时,就已经证明,你爱的人,不是我,而是过去的那个我,可是过去的那个我已经死了…我该怎么面对你…..难道感情会因为这而改变吗??阳子哭着坐在了地上…..”我知道,你不想再看见我.我知道,你恨我…我知道..你讨厌我….对不起….我是真的爱你……..“龙鹤捂着嘴角,狠狠的失声痛哭着…狠狠的哭着….他心里明白,如果让阳子看见他现在要死了,她一定会很难过,与其这样,自己还不如找个地方,一个人默默死去…就在他狠心准备离开的那刹那,他看见对面大厦的楼顶,有个刺眼的闪光划过,龙鹤心里默默暗道不好…”是狙击手…“龙鹤向阳子跑去……..”

大厦楼顶….火鸟嘴里咬着一根烟,笑了“好感动的感情啊….但是…呵呵…..”火鸟锁定了目标…正在扣动扳机时,一个黑影一下子飞了过来,火鸟暗骂一声“该死”然后笑了…….

龙鹤向阳子冲来,阳子见到龙鹤,擦干了眼泪“我知道…你会原谅…..”她话还没有说完,龙鹤已经将她扑倒在地,就在那一刻,阳子听到一声枪响,她,沉默了…..龙鹤压在阳子身上,就这样看着身下的阳子.“你知道吗,我也爱…你”阳子抬起了手,发现手上全是血迹,然后吃惊的看着龙鹤“不是这样的……鹤….鹤……..”阳子哭喊着…..

青帮四大悍将之一,火鸟,他嘴里咬着烟圈,以舞步的姿势向龙鹤走来…..“呵呵,没有想到啊……我们又见面了..”龙鹤吐出一口鲜血,火鸟将枪对准了阳子…然后对龙鹤道“三少!你应该感到庆幸!死在我手下不下百人,你是第一个让我开第三枪的人,也是第一个让我杀两次…”“碰”只听一声枪响,火鸟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前。龙少捂着枪的手垂落在了地上…“一个杀手,错在,不应该有第二次机会…….“火鸟死不瞑目的倒在了地上,堂堂青帮四大堂主之一的他,居然也死在了眼前这个少年手上….

阳子开着车,将马力拉到了底,向医院的方向开去…“你不可以….”阳子哭着看着龙鹤…龙鹤笑了…“你要坚持住….坚持住…..你和我说过…以后我们会有一个完美的家的…还有我们的孩子…你说过的.难道你忘了吗???”龙鹤吐出一口鲜血…缓缓抬手抚摸着阳子的脸…“你知道吗?…我很爱你…..对不起…………………我还….以为…我..等的….那个人…..,她,…回去…了…………….“龙鹤的手缓缓的垂落而下…..”啊………啊……………..啊…….“阳子撕心裂肺的哭喊着…..”不要……不要啊………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阳子沉默了,傻傻的看着前方,“我,不会在让你…..孤单了….阳子踩紧了油门,然后抱住了龙鹤,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我,不会…在让你孤单…..了…

呵呵,写了好久好久,你感动了吗???????????你,看懂了吗?????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