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色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电价涨多少才合适

发布时间:2020-07-13 19:07:42 阅读: 来源:色精厂家

电价上涨的靴子,终于要落地了。在通胀压力持续缓解、煤电联动条件具备、电力企业多次申请等因素刺激下,业内人士预期,电价上调方案公布的窗口期已临近。此次上网电价调整幅度预计在每千瓦时2.5分左右,且有可能不局限于非居民用电以及部分省市。

电价调整方案可能近期公布

一边是坚挺的煤价,一边是越发电越亏损的电厂,中间伴随着各地此起彼伏的缺电叫苦声,今年的煤电矛盾呈现比往年更为尖锐的态势。而随着冬季取暖用电高峰来临,全国电力紧张形势日趋严峻。记者多方了解到,国家有关部门近期已组织地方相关部门及电力企业研讨电价调整方案,一些地方物价部门已接到调价的明确信号,调价方案可能于近期公布。

调价将会是在全国范围内普涨每千瓦时2-3分钱,并且沿袭先上调发电企业上网电价再上调终端非居民销售电价的模式。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煤电联动机制仍是解决煤电矛盾的短期有效措施,但长远来看,煤电仍有很多问题待解。

火电企业为何亏损?

一度电发电成本0.5元左右,上网电价0.4219元,每发一度电亏损7分多钱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预测,今冬明春全国最大电力缺口在4000万千瓦左右,其中“水煤双缺”的华中和华南地区电力供需矛盾将最为突出。可是与以前长期由于发电装机容量不足导致的“硬缺电”相比,当前面临的则是在装机充裕的情况下的“电荒”。

山东济南市东郊的华能黄台电厂厂长王喜春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到厂市场煤价将近1000元一吨,昂贵的煤价加上其他费用,一度电的发电成本是0.5元左右,而上网电价是0.4219元,意味着每发一度电就亏损7分多钱。

“总资产58亿元,负债已达59.9亿元,8月份开始贷不到款,资金链已断裂。”王喜春进一步透露,电厂从2006年到现在一直在亏损,预计今年将亏损4亿元。由于资金紧张,已拖欠30多家中间商煤款2.2亿元,职工工资也要拖后一个月才发放。

黄台电厂只是众多火电厂的一个缩影。自2004年以来我国煤价累计上涨了200%,而同期电价涨幅不到40%,火电企业利润被“挤压”,造成全行业大面积亏损。大唐集团董事长刘顺达告诉记者,这家发电量占到全国十分之一的大型发电企业,在全国的88家火电厂中已有62家亏损,亏损面达70.5%,其中28家已资不抵债。

从记者调查的情况看,一些价格相对便宜的重点合同电煤兑现率不高。“由于煤炭话语权增强,往往不能严格兑现重点电煤合同的销量和价格。”山东省经信委经济运行局局长邱青森说。预计今年全国消耗电煤约19亿吨,其中约7亿吨为价格较便宜的重点电煤合同量。国家电监会调查发现,这些重点电煤合同的兑现率不到50%,而且煤质下降和各种掺杂使假现象严重。

由于山西、河南、湖南、贵州等省缺煤停机严重,造成的电力供应缺口已影响局部地区经济健康发展,今年以来共有17个省份采取了拉限电和错避峰用电的措施。“缺电导致全省工业经济增速明显下滑,8月份后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在全国的位次较年初连降八位。缺电还直接影响了一些大项目的落地。”湖南省经信委主任谢超英说。

是谁推高了煤价?

煤炭从生产地运到消费地电厂,运输、收费等中间环节费用占煤价的30%-60%

今年以来,市场化的煤价在需求旺盛的情况下一路高涨。今年电煤市场价格自3月份明显上行,7月份秦皇岛港5500大卡山西优混煤均价840元/吨,比3月份上涨78.8元/吨,8月份略有调整后9月份又重新恢复上涨,目前保持在850元/吨左右。

“往年春秋淡季,煤价还有两个下行曲线,今年真是一路向上。”我国最大发电企业华能集团的副总经理寇伟感叹道,煤炭行业平均吨煤利润率高达30%。他还认为,当前煤炭集中度提高,各地政府和大型煤炭企业控制煤炭产量和价格的能力增强,易出现淡季“控产保价”、限制电煤出省等不利现象。

我国能源供需“逆向分布”的现实,也是导致煤炭长途运输、价格攀升的重要原因。国家电监会一份调研报告显示,煤炭从生产地运到消费地电厂,运输、收费等中间环节的费用占到煤价的30%-60%。部分电厂反映,仅流通环节不合理收费就占到中间环节费用的50%左右。

“电力与煤炭企业通过中间商签合同,煤电双方都有代理,中间商从中协调电煤与车皮,灰色地带太大。”山东煤炭运销协会顾问李继会说,目前煤炭流通环节乱象丛生,中间环节层层转手加码,获取了合同煤与市场煤之间巨大差价利润,这几乎成为行业潜规则。

而大型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的滞后,则助长了煤电矛盾的蔓延。新疆哈密地区是我国煤炭资源西煤东运、西电东送的重要能源基地,记者近日在这里看到,由于铁路、公路及远距离输电线路建设滞后,导致一些外来投资者虽占据大量煤炭资源,但迟迟难以动工。煤炭资源“圈而不探、探而不采”的现象十分普遍。

“电煤价格高企,没能带动煤炭产量的增加;电力需求旺盛,也没有提高电力企业的发电动力。”国务院政策研究室综合司副司长范必指出,症结在于目前煤电运环节都存在计划与市场的双轨制,使得市场机制、价格机制在生产经营中的自动调节作用受到抑制,以致长期陷入煤电轮番涨价的恶性循环怪圈。(新京报,记者 吕福明 郑晓奕)

眉山工服订制

荆州订制工服

晋州西服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