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色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将外移批发业务

发布时间:2020-07-13 18:17:49 阅读: 来源:色精厂家

在许多人眼里,位于北京闹市区、历史悠久、曾经的北方地区最大服装批发集散地——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下称“北京动批”),是京津冀一体化进程中首都产业转移的风向标之一。

2013年以来,北京动批“外迁”的传言不绝于耳,却从未得到官方证实。但与此同时,随着京津冀一体化进程的加速,三地官方之间的互动日益密切。北京动批“外迁”,谣言?机密?

紧张的商户和业主:搬?不搬?

李大明(化名),北京动批内的金开利德国际服装批发市场(下称“金开利德”)一家卖场的管理者。他在北京动批工作了近10年,已在北京安了家。“动批一旦搬迁,未来在哪里生活?家人如何安排?孩子上学怎么办?”他发出一连串的疑问。

去年以来,李大明和北京动批的店主们时时刻刻都在关注外迁的消息。“照主”老陈经常到李大明的办公室聊天。

“照主”是北京动批特有的一批中间商,他们从商城获得较长的租赁权(一般为20年),再将商铺转租。也有“照主”自己经营店铺的,比如老陈,就一直经营着一家5平米的鞋店。

老陈说,他的店铺租期还有10年,如果动批外迁,他可能会选择解除合同,让商城赔偿损失,“我们进入金开利德的头三年属于商业培育期,店铺都是赔钱的,如果将商场搬到河北某县新的工业园,恐怕还得用三四年时间来培育市场”。老陈认为自己等不起。

在北京动批,像金开利德这样的商城,有10多家,每个商场的投资动辄数亿人民币,因而商城老板对“外迁”更为敏感。

在金开利德9楼的办公区,该商城的投资方——兰天控股一位杨姓负责人对记者直言:有关搬迁的消息是谣传,他们不会搬迁,会就地升级改造。

“你看,对面的白马商城才开业一年,什么都是新的,怎么会搬?”兰天控股的一名工作人员指着对面的天和白马服装商城(下称“白马商城”)对记者记者说。

聚龙外贸服装批发商城(下称“聚龙”)是一个地下商城,该商城的地下一层排列着小而密集的服装商铺,而商场办公区设在地下二层车库旁的简易办公室和板房里。据了解,这种条件较差的商场在未来调整升级中将逐渐被淘汰。面对记者记者,商场总经理曾群海非常谨慎,拒绝接受采访。

天和国际服装批发商城有限公司(下称“天和国际”)总经理卢良才认为,北京动批先行转移,与其体量有关。“有人感觉到动批很大,其实动批总商业面积才几十万平方米,人口也只有几万人,远没有人们想的那么多,它比大红门、雅宝路的批发市场规模要小,转移难度也要小一些”。

学者马光远认为,北京动批位于城市中心的西城区,相比位于丰台区的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给环境、交通带来的压力更大,而且北京动批本身的业态与西城区的产业定位——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金融中心等不相符合,因而率先提上转移的日程。

政府:很可能保留零售业务,外移批发业务

2013年12月4日,一批政府公务人员进驻北京动批背后的国谊宾馆,成立了北京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下称“北展指挥部”)。北展指挥部产业发展处处长、新闻发言人张东旭告诉记者,北展指挥部是西城区政府直属的临时性常设机构,其职能是引导北京动批进行“转移、调整、升级、撤并”。这八个字也是北京动批产业调整最核心的指导思想。如今,北展指挥部有十几名工作人员,都是从西城区各个机关抽调而来的。

据张东旭介绍,自去年年底成立以来,北展指挥部就在围绕着“八字”方针做工作。他说,北京动批的产业转移并非“整体搬迁”,未来,符合区域定位的商业将保留,而不符合的将向外转移,在北京动批的商业业态中,很有可能保留零售业务,而引导批发业务向外转移。

对于“外迁”,产业发展处的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自始至终,政府部门都从未向外发布过任何有关北京动批外迁的信息,更未出台相关政策。她说,“搬迁”二字相当敏感,因为很多商家在北京动批生存了几十年,身家几乎都在北京动批,“外迁”、“搬迁”这样的词汇会对他们产生误导,认为北京动批就是整个迁徙出去,事实并非如此。北京动批的“转移、调整、升级、撤并”是政府引导下由市场主导的逐步推进的过程。

北京动批是一个狭长的商业地带,占地只有0.8平方公里,总建筑面积30万平方米,有130000个摊位,三四万的就业人口。它只是北京市西城区展览路街道辖区的极小一部分,因而,过去统计部门也未曾对北京动批做过单独的统计。目前,动批的就业人口、收入结构、业态分布、营收状况等没有现成数据。

张东旭告诉记者,北展指挥部正在做这项基础调查工作,为北京动批的整体规划提供支持。目前,北京动批产业转移的一些关键问题,比如产业定位、业态分布等问题正在经过专家的论证。“这是30年形成的巨大消费市场,如何调整?如何引导这个过程?这是一个探索。”张东旭表示,动批转移必须做到周全,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利益。

对于产业转移过程中的成本,张东旭透露,主要由市场来解决,其中涉及社会成本的部分可能由财政支付。

据记者了解,北展指挥部目前正在筹备成立动批的行业协会,收集、交流商家的意见,发挥商家与政府的桥梁作用。张东旭说:“我们很有使命感,产业转移是个长期的工程,而我们是在打地基,未来,我们会看到这个地方慢慢发生变化,变成一个全新的市场。”

北京动批:正在温和地调整、升级

白马商城是北京动批最新的商城,刚刚开业一年。浙江商人、天和国际董事长卢永清投资数亿人民币打造了这座商城,并于去年3月18日开业迎客。如今,白马商城的二期项目仍在建设之中。

2014年4月10日,记者在北京动批采访时看到,白马商城正在张灯结彩庆祝开业一周年。天和国际总经理卢良才的心情丝毫没有受到“外迁”传言的影响,他对记者说,白马商城正在调整升级,如今正面临一次新的机遇。

最早关于北京动批外迁的消息出现在去年5月。当时,北京市与河北省签署的《2013至2015年合作框架协议》显示,将“支持北京市大型商贸企业到河北省建设区域性商贸流通市场,推进北京市城区内小商品、服装批发市场向周边地区转移”。

或许由于浙商天然的商业敏感,从去年8月,运营不到半年的白马商城开始自我变革,将5平米的小铺面改为大店,淘汰低品次的铺面,吸引品牌商家入驻。

随后,在去年9月27日北京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上,北京市副市长陈刚在报告中提及北京市中心城小商品交易市场将被整治和外迁。

卢良才说,在过去几个月,政府部门也曾就产业调整与商场做过沟通,但从未说要搬迁。动批的调整和转移是市场的必然。这可以从2013年北京市西城区“两会”上,西城区委书记王宁的发言中看出端倪。王宁表示,动物园地区每年给西城带来经济效益约6000万元,但政府支付的交通、环境等管理费用超过1亿元。

近年来,北京动批一些效益不佳的商城已经开始自发调整。“一些低端的业态已经开始退出动批。”卢良才说,因为随着城市的发展,北京动批已经从曾经的城郊变成市中心,利润微薄的低端服装批发已无力承担上涨的租金,不得不自行退出。

而且,近年来,电子商务对北京动批的冲击很大。在金开利德开鞋店的老陈深有感触,他说,过去他的鞋店每月营收在1万多元,现在因为很多顾客在网上买鞋,鞋店的营收下降到了七八千元。

在生意相对红火的北京世纪天乐国际服装市场(下称“世纪天乐”),一位前来“打货”(即进货、打包批发)的店主告诉记者,2009年他在北京动批开了一家10平米的店,两年前,实体店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他就放弃实体店、开了一家网店,目前生意还不错。他说,现在来世纪天乐打货的基本都是网店老板,北京动批越来越像给网店供货的批发城了。

许多年来,北京动批是年轻学生和城市青年喜爱的地方,因为价格便宜。大家提着方便袋买衣服,如同走进菜市场,一百元便可购买好几件衣服。如今,白马商城中几乎很难看到这么低价的商品,一楼小店铺的服装,价格也在百元以上,三四楼的品牌服装店的服装定价都在几百元人民币。

卢良才说,白马商城的服装定位是高档服装,一些不符合定位的店铺会逐步退出商场。在白马商城的三四楼,很多店面正在升级改造,要从过去5平米或10平米的小店铺改造为大面积的品牌店。这些店铺都是厂家直接开设的,拥有自主设计和独立品牌。

记者走进一个台湾设计师的小店,这里的服装风格统一、设计新颖,零售价格不菲。店主告诉记者,他们在北京的另一家商场还有一家店,但白马商城的店在零售的同时兼营批发业主,为采购商提供看样品、下单、采购服务。

张东旭说,商家如果看好北京动批的市场,愿意按照新的业态标准升级改造,他们完全可以留下来;是不是转移,完全取决于商家自己的判断和选择。如今,北京动批的调整升级已经在进行之中,这是一个逐步推进的过程,但并不会出现人们想象的那样整体搬迁,也不会出现对现有建筑拆倒重建的场景,将是一个温和、慢慢调整的过程。

人气如何搬迁?

虽然公众对北京动批的落址有数种猜想,比如,廊坊永清县、固安县,高碑店的白沟镇。但自4月北京市西城区与河北省廊坊市永清县政府签署框架性协议以来,永清台湾工业新城成为最有希望的落址。对此,张东旭透露说,北京动批未来将落户廊坊何处还没有确定。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永清台湾工业新城已累计投入12.5亿元用于基础设施和配套设施建设,基本实现“七通一平”。

伴随着北京动批搬迁的传言,永清县的房地产已是一片火热,手机广告、传单在北京动批随处可见。4月的一天,北京动批的打货族、网店老板王久成和世纪天乐的一位摊主决定一起去永清,看看能否在县城买套房子,将来一旦北京动批落地永清台湾工业新城,他们就可以搬迁过去。

可来实地考察后,他们没有看上永清“这个小县城”。他们告诉记者,在永清县城,只能看到三四层高的楼房,街边大多是叫不出名字的小店,学校、医院、银行等配套更是与北京落差甚大。

而且,传言将接纳北京动批的台湾工业新城距离永清县还有较长的距离,工业新城正在建设,周围更是一片荒芜。但即使如此,永清的房价已经涨到了每平米七八千元,这对王久成这样的北京普通劳动者而言并不便宜。

不仅如此,北京到永清的交通也不便利。永清位于首都以南60公里,东距天津60公里,从永清到北京没有直达的火车和长途汽车。从自驾路线来看,永清处于两条高速公路的中间位置,走京沪和京开高速只能绕道廊坊市或固安县,再走省道到达永清,需要一个半小时左右。

鉴于这些情况,王久成他们暂时放弃了在永清买房的想法。王久成告诉记者,如果北京动批真的搬到永清台湾工业新城,他可能会选择去广东进货,因为,动批的货源实际是来自广东和浙江。

“新的市场不可能商业、交通、配套都已齐全,这是不现实的,未来,北京动批落址的商业环境、配套设施都将在产业转移的过程中慢慢形成。”北展指挥部产业发展处一位负责人表示,这就需要政府给予正确的引导,而媒体要为北京动批转移创造健康的舆论环境。

据了解,正在建设的京台高速可能从永清台湾工业新城旁经过,将北京到永清的车程缩短至半小时。目前,该高速永清到沧州段已经通车。

对于未来的新动批,商业人气是所有面临转移的商家最为担心的。据了解,北京动批有13000个商铺,其中,小部分是零售店,大部分是批发店。卢良才认为,目前北京动批规模还是太小,他担心,规模越小,在转移过程中越容易分散,如此,新市场就难以聚集人气,人们花费更高的交通成本前往廊坊永清或其他地方采购便无从谈起。

这一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4月10日,记者在世纪天乐门口碰到来自张家口的三个店主,她们每周坐火车来北京动批打货。她们告诉记者,从张家口各区县到廊坊并不方便,没有直达的火车和汽车,如果北京动批真的搬迁,她们可能会选择到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进货。(记者 李凤桃)

四川西装订制

来宾职业装订做

平顶山设计职业装

萍乡西装定制

相关阅读